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无翼鸟之邪恶少女漫画】援交少女 (1)

援交少女

【援交少女】(1) 作者:红莲玉露2022/2/8发表于:SIS论坛 (一)边缘人 夕阳西下,田径场上,一道矫健的身影在奔跑。 少女挥洒着汗水,小麦色的肌肤闪着光彩,一抹酥胸,一条短裤,袒露着紧致的小腹与健美的大腿。四块姣好的腹肌,两侧是优美的马甲线。汗水顺着脖颈淌下,积蓄在深邃的锁骨。 如一阵风,乌黑的短发迎风飘扬。 “彭霓,11.43秒!” 冲过终点的那一刻,教练兴奋高呼,朝着前方擦着汗水的女孩跑去。 “太出色了!百米跑达到这个成绩,已经是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标准了!” 张教练的眼睛冒着光,“彭霓同学,等过了这个暑假,我马上带你到国家队体验体验。相信我,孩子,你的未来不是梦!” 彭霓缓缓散步,短裤紧绷着结实的翘臀,一双修长健美的大腿,洋溢着热烈的青春。她从教练手中接过毛巾,擦了擦脖颈与前胸的汗水,摇摇头道,“还差得远,差得远……” 见女孩这么说,张教练有心想说什么,却还是憋了回去。 …… 沐阳高中,天河市顶尖的私立中学,放学前夕。 高二五班的教室里,没有人自习,一群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男生女生,都在讨论刚刚过去的劳动节里,大家分别去了哪玩。 “我都说了多少次,我不喜欢滑雪,但我爸非要拽着我去瑞士滑雪,阿尔卑斯山有什么好的?”崔珊珊是班级里最出风头的女孩,声音最大,很不屑地讲道。 “大家安静!” 就在这时,班长开口道,“下个月的午餐钱,请大家上交一下,忘记带的同学明天补齐。” 学生们翻起钱包,教室变得更加热闹了。 沐阳高中的午餐质量极好,价格也不低,每个月需要500元钱。但这对于大部分学生都算不得负担,每逢放学时,校门口外都会停满奔驰宝马,家长非富即贵。 “哟,彭霓,训练回来啦。” 班长正收着钱,看到女孩走进教室,散漫道,“交午餐钱了。” 许多学生饶有兴趣地朝彭霓看去。 全校数百名学生中,特长生不到20名,全部出身贫困,完全依靠体育或者艺术特长,才能在这所师资顶尖的学校念书。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情感表达最为直接,很多家境良好的学生,都会毫不掩饰心中的轻蔑。 “好的,班长。” 彭霓已换回了校服,衬衫搭配米色背心,加上黑色短裙与长腰袜。然而这过于乖巧的服装,从来都不适合她略深的小麦肤色,也很难遮掩体育生凹凸有致的健美身材。 教室里响起一道轻蔑的口哨。 与普通学校里,体育生容易受崇拜不同,见多识广的富家子弟,脑海中只有贫富差距。 彭霓早已习惯那些男生看向自己的目光,还有女生鄙视和嫉妒的表情。她面色平静地回到座位前,拉开洗得发白的书包,掏向内侧口袋。 空空如也。 彭霓一愣,用力掏了掏。 钱呢? “喂,彭霓,赶紧啊,我在这儿等着呢。”班长见女生好半天没把钱拿出来,老大不耐烦地说道。 “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后背冒出一股冷汗,彭霓迅速将背包翻了个底朝天。 钱呢?! “忘带了吗?忘带的话明天补齐就行。”班长见状,猜到是怎么回事,漫不经心道。 “没有,我带了,我绝对带了!”彭霓惊道,后背冷汗密布,“我肯定我把钱放在背包里了,就在这个拉链里!” 居然有人丢钱了,教室里热闹起来,不过没有人借给她钱,学生们都只在讨论彭霓为什么会丢钱。班长见状,不满地嚷了两句,让众人安静,可没什么人听他。 “哎呀,彭霓,至于慌成这样嘛。” 教室里,崔珊珊的声音刺耳,“五百块钱而已,就算真丢了,再让你父亲给一份不就行了。他还能让你饿肚子不成?” “喂喂,崔珊珊,杀人诛心啊。你当彭霓家里跟你一样,是开宝马车的吗?”邻座的男生笑道,“她的父亲只是个出租车司机……” 教室里响起一片笑声,听起来单纯善良,实际无比刺耳。 “丢了,真的丢了……” 彭霓的心沉到了谷底。 …… 东风十二栋是一片老旧居民区,天河市城改的遗留品,坐落在城中心,清一色六层高的砖瓦楼。由于毗邻商业街,很多开发商都曾想将这片地皮买下来,但随着成本与日俱增,这件事便一直耽搁了下来。 三栋五层的彭家,听说不是本地人,户主彭永辉是大西北一座偏远农村的农民,因为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已经足足生了三个女儿,成了当地计生办一直盯梢的重点对象。于是为了躲避计生办,再接再厉,他干脆搬家到了南方的城市,三五年的功夫,居然真叫婆娘诞下了一个男孩。 这样一件大事,在周围邻里间自然不是秘密,彭家也早从搬来那日起,就成了街坊邻居口中的笑话。不过彭永辉却是浑不在意,早先他在一所中学当门卫,最近刚考下了驾照,成了一名光荣而伟大的出租车司机,家里又有了男孩,正是春风得意时,哪会在意旁人的看法。 放学后,彭霓走进楼门洞。 阴暗潮湿的楼梯,生锈的扶手,转角处堆满了杂物,墙壁上到处都是疏通下水道的小广告。彭霓才刚走到三层,就听见楼道里回荡着父亲响亮的骂声。 “赔钱货!没事儿买什么裙子,不知道老子赚钱不容易吗?” “我告诉你,别以为有学上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你娘这辈子没念过书,不照样有我养着?!” 彭霓推开门时,便看到父亲堵在小妹门口痛骂着,丝毫不管一个初中女孩会留下怎样的心理阴影。李春香躲在厨房,忙着收拾碗筷,那是之前丈夫发怒打碎的碗,地上洒满了米饭。 彭永辉正痛骂着,回身看到彭霓,嘴里也没有闲着。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成天穿个骚浪模样在学校乱跑!” 幸亏彭霓今晚没有招惹他,彭永辉骂了一句就停了。彭霓脱了鞋子,默不作声地走向自己的卧室,推门时被母亲拦住了。 “怎么样,闺女,下个月午饭钱交了?”李春香笑吟吟地问着,好像浑未受到任何影响。 彭霓转头看了眼父亲,彭永辉刚发泄完,蹭着她们娘俩走进厨房,打开一瓶二锅头对瓶喝了起来。 “交了……” 彭霓低声说着,进屋关上了门。 …… 第二天,学校。 “彭霓,你确定不交饭钱吗?”班长惊讶道。 “下个月我改带饭吃了,喏,就是这肉包子。”彭霓坐在教室后排角落里,不担心包子的香气会影响到全班人。何况这肉包子是在家门口买的,一块钱一个,便宜不说,等到了学校也该凉了,不至于惹同学讨厌。 “肉包子?就这?而且你今天就吃了?”班长见她从书桌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软踏踏的一个玩意儿,还真就是路边摊的包子。 “嗯,我这个月的午餐钱,不是少交了一天的嘛,今天就吃包子了。”看不到班长的表情,彭霓低着头,声音轻柔怯嫩。 教室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许多人都听见彭霓的话了,不远处的崔珊珊嗤笑一声,仿佛捡到了笑话,“不会吧,特长生,那可是一个月欸,你爹妈真打算叫你饿肚子啊?” 全班人都知道崔珊珊的父母是知识分子,她在学校提起父母时,也从未用过乡土气息浓厚的“爹妈”一词。许多人会意,都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回头看着教室一角。 即使低着头也感觉到一股股目光的注视,彭霓抿了抿嘴唇,“抱……抱歉,班长,如果给你添麻烦了……” “呃……我倒是不麻烦,关键是,你给班主任添麻烦了。” 班长轻声苦笑,“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如果午餐钱交不起,会影响到老班的优秀班主任评比,虽然只占很小一部分分数……”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了。影响并不大,但确实给班主任添了麻烦。其实这句话本可以不说,所谓影响评比,真的不过是零点一分的差距,但既然已经说出了,意思摆在这里,就很难让人忽略。 “那……那我向班主任道歉……”彭霓结结巴巴道。 话音刚落,全班响起哄堂大笑。 “我靠,还真要道歉啊?” “瞧把人家给吓的,班长,不地道啊。” “不至于啊,彭霓,你爸妈真让你饿肚子啊?” 饿肚子自然是不至于,但想到昨晚父亲发怒的模样,彭霓是真的不想触霉头。但她又不能将家里的事说出来,于是只好保持沉默。 “好啦好啦,大家安静,大家安静。” 班长拍了拍手,肃静全场,“没关系,彭霓,我跟老师说一下这件事,总不至于真让你成天吃包子。” 罢了,也不等彭霓是否要再说什么,他揣着收完的现金走出了教室。 …… “哎,你听说了吗,五班的彭霓,她父母断了她下个月的午餐钱。” “为什么啊,那姑娘不还是体育特长生吗,最需要补充营养了。” “谁知道呢,最后还是他们班主任给垫的钱,你说这家人也真好意思啊,就这么五百块都舍不得,还要麻烦老师给掏钱。” “六月份的午餐,然后七月没多久就该放暑假了,你说他们家会不会是故意的?为了占这点便宜?” “嘘……人家过来了!” 放学时分,一个男生站在校门口,顺着人流不断探头。 只见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黑色的短发,明媚的眼眸,一张姣好的面孔,小麦色的肌肤,将她和周围女孩分别区别开来。彭霓抿着嘴唇,背着洗白褪色的书包,匆匆向车站方向走去。 “那个……同学!” 顾宇结结巴巴地迎上前来。 彭霓直到第二声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叫自己,她茫然看向对面的男生道,“你有什么事吗?” 从没见过的同学,看胸前的挂牌,应该是一年级。 顾宇还是第一次离彭霓这么近,闻到她身上飘来的少女香气,不由得红了脸,“那个……昨天下午你在操场的体侧,当时我体育课,也在旁边看了。嗯……你很厉害!” 说完这话,顾宇心怦怦跳着,期待彭霓的回复。 彭霓并没有多想什么,点点头道,“谢谢,还有事吗?” “呃……我在想……” 面对彭霓径直望来的目光,顾宇结结巴巴,彻底慌了。 就在这时,一条胳膊搭上了彭霓的肩膀。 “哟,体育生,放学啦?” 彭霓转头,见是一名身材纤瘦、娇小的短发女孩,戴着造型夸张的十字架耳坠,涂着口红,抹着眼影。明明也穿着高二校服,却将裙摆改短了一截,更没穿长袜,一双雪白美腿甚是迷人。 “你是……林娜?” 彭霓略感惊讶。她认得对方,同属于特招生之一的林娜,并不是体育生,而是学拉丁舞进校的艺术生。因为同样家境一般,经常受到其他学生的鄙视,也算是一个边缘人物。 “今天周末,有啥计划没?”林娜很自然地问道。 彭霓心想我跟你熟吗?但转头看向一脸紧张的顾宇,倒也觉得这是一个摆脱尴尬的机会,于是点头道,“我想去超市买双袜子,之前练习跑步,跑废了一双。” “妈呀,买袜子?好高端大气上档次欸。”林娜很夸张地说道,“走吧老妹,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大好周末,咱今晚不醉不归!” “哎……等等……” 彭霓还想着要说什么,但林娜已经很自来熟地拽着她的肩膀,朝马路对面走了过去。 男生依然站在校门口,看着两位女孩逐渐走远的身影。他依然沉浸在刚刚和彭霓说话的激动情绪中。真是美好的一天,顾宇想着,他终于跟学姐搭上话了。 …… “这里好漂亮!” 彭霓行走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被周围灯红酒绿都是景色迷住了。 “不行啊,体育生,你这土得简直跟大山里来的似的。”林娜挽着她的手臂,带她直线走向对面的一家烧烤店,“知道为啥你班级里的那帮人都看不起你吗?不是成绩不好,也不是不够漂亮,就是太土!” 女生的友谊往往来得很快,彭霓神奇发现,她已经能轻松接受这位邻班女生的嘲讽了。 “但我就是土啊,这又不是一两天能改变的事……”她有点委屈。 “行吧,一点点改变呗。”林娜目光炯炯地看着彭霓,嘴角轻挑。 虽然离学校不远,但彭霓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条商业街,她惊奇发现这里居然有很多家会所。皇朝KTV、艾曼夜总会、珠海湾洗浴中心,美食餐饮遍布,大街上多是年轻女孩和中年男性。 在林娜的带领下,她第一次走进一家烧烤店。 “四瓶青岛纯生!”林娜还没看菜单便道。 “哎,林娜,学校不让喝酒的。”彭霓蒙了一下,说道。 “别介,妹妹,姐今晚就是带你长见识来的。”林娜很娴熟地选了几道烤串品类,甚至又添了一嘴,“小瓶二锅头。” 服务员染着黄发,即使琳娜穿着高中校服,却丝毫没有劝解的意思,末了还道,“姐这次刷卡吗?” “刷你个大头鬼,滚蛋!”林娜不客气地嗤道。 待服务员走远,彭霓惊奇道,“林娜,你跟这里很熟吗?” 她不是笨蛋,林娜是一个不良少女,是一目了然的事。彭霓对此倒没有多少反感,反而觉得林娜很坦荡。想想那些富家子弟,衣冠楚楚,却从不干人事儿,每一张虚假面孔都让彭霓感到作呕。 “嗯,我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在这条街混。” 林娜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介意吗?” 看着林娜造型夸张的耳坠,以及冷白肤色上淡红的眼影,彭霓感到一股强烈的刺激,微微一笑,“没事,你抽吧。” 毕竟这味道,自己回家后也经常能从父亲那里闻到。 香烟缭绕间,两个女孩聊了起来,不一会儿烤串上桌,彭霓也怀着尝试的心理,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感觉味道……还行?”她品尝道。 “哈哈,对的,妹妹,就是这样!”林娜深吸一口烟,纤细的指尖夹着烟头,在烟灰缸里弹掉烟灰,“解压神器啊!” “你怎么今天想起约我了?”彭霓耐不住心中好奇,毕竟已经是高二了,她以前从没和隔壁班的林娜打过交道,今天对方的邀约实在显得突兀。 林娜最后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掐灭。 “彭霓,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看着女孩一脸正经的表情,彭霓第一次感到一股强烈的震撼。 真的从没有人关心过自己的未来。家里的情况,彭霓比谁都清楚。高中已经过了九年义务的阶段,如果不是自己擅长跑步,理应是没机会继续念书的。父亲希望她早早到社会打工,毕竟弟弟今年刚三岁,将来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容不得她浪费时间和金钱。 “我……不知道。”彭霓轻声回答着,表情茫然。 林娜微微皱眉,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忍。 “你家里的情况,我听说过一些。” 再度点燃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中,林娜缓缓说道,“我比你好一点,我爸不是个农民,我妈也有文化。不过我爸好赌,把家产赔了个干净,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老实跟你说,我挺缺父爱的。” “像咱们这种姑娘呢,就是要靠自己。凭本事赚到钱,就不用怕别人的脸色。你也许会想,等将来毕业了,找一份正经工作好好干,争取给自己赚一份嫁妆甚至买房钱?我跟你说,没那么简单的。” “因为别人都在盯着你!你以为你赚到的钱能攒下下来?肯定刚到手还没捂热乎,就得被家人用各种手段抢走!”末了,林娜冷嗤道。 彭霓静静地听着,说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彭霓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以前是她疏忽了,没有和林娜打交道,现在看来,她们是属于同类人。的确,此时的自己和林娜仍有很大区别,彭霓想着,原因无外乎林娜已经付诸行动了吧。 林娜缓缓地吸着烟,末了,从烟盒里抽出一根新的。 “试一试?” 彭霓惊奇发现,自己的手没有颤抖。她从林娜手中接过了烟,叼在嘴里,凑过头来,感受着林娜手中打火机的烟火缭绕。末了,一股浓厚熟悉的味道弥漫开来,她学着父亲多年来的姿势,深深地吸了一口。 “咳咳……咳!” “慢点,熟悉就好了。” 林娜托着下巴,欣慰看着彭霓吞云吐雾起来。 出乎意料,彭霓发现自己很快习惯了抽烟的味道。或许是吸了父亲太多的二手烟吧。她感到精神不少,心中的苦闷也消减了很多,甚至有心情给自己倒了一杯林娜的白酒。 “咳咳……咳!” 入喉的辛辣感仍是需要习惯的。 “所以,我该怎么办?”她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像咱们这种普通的高中女生……也不对,普通女生可不会有我们这样的容貌和姿色。”林娜笑着,将彭霓手中的香烟拿了过来,浑未在意那是另一个女生用嘴刚刚含过的东西,便也抽了起来。 彭霓静静看着女孩。许是酒精和香烟让她的胆子大了不少,彭霓认真欣赏着林娜的容貌。她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带着刺,但着实美艳。冷白肤色的小脸,同自己小麦色的肌肤反差分明,舞蹈生的身材,是另一种纤细的美。 “喏。” 林娜将抽了几口的烟又递回给彭霓。 只见烟嘴上印着一抹口红印记。 彭霓身体前倾,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凑首过去,用嘴叼住了香烟。 甜甜的,那是林娜嘴唇的味道。 浓烟再次缭绕,但香烟已经消耗殆尽,这一次彭霓主动从桌前拿起一根香烟,动作熟练地点燃。吸了几口,她又将香烟递给林娜,林娜凑首过来,用嘴叼住吸了一口。 “不错,你已经上道了。”林娜欣慰笑道。 彭霓默不作声地吸着烟,品味着香烟和林娜口红的味道。角落里的餐桌,两名女孩吞云吐雾,这引起了周围几桌客人的强烈不满。 “服务员,麻烦管管!” “这谁家的孩子,还是女孩儿呢,怎么这么不检点?” “这还是学生吧,抽烟喝酒,也太不像话了!” “就是就是,我要是有这种女儿,非把她腿打断了不可!” 彭霓听着附近传来的刺耳谩骂,不由得脸红了,饶是她终于下定决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但听着那些声音,毕竟是有些受不了的。 林娜却很坦然,甚至笑得更加开心。 “好啦,妹妹,我也不兜圈子了,这就教你一个赚快钱的手段。” 说着,她打开手机,将一幅照片呈现在彭霓的面前。 “你有兴趣,出卖自己的肉体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无翼鸟之邪恶少女漫画】援交少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