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放课后保健室】玉人何处教吹箫 (5-6)

玉人何处教吹箫

. 【玉人何处教吹箫】 作者: meitunxiaonu发表于S8 ———————- (5) 在惶恐中度了两日,见萧烈并无动静,也不找他单独吹箫了,玉箫的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下,回头一想,萧烈当日说过了兴致后,自己就是跪下求他多看一眼也不能了。 这话想是不错的,毕竟美人如云的广平王府,自己就尤其显的平庸,一向爱美的广平王大概只是一时兴起,过后也就丢开了吧。 如此又过了几日,玉箫越发放下心来,离开广平王府的打算,原本就因卖身契而为难,现在更是彻底丢开不想了,只是近来萧烈到总是召俊美的伶人陪侍,且多有丰厚的赏赐。 每当有人回来炫耀之时,玉箫也不过置之一笑而已,众人多当他是嫉妒羡慕,也不去理论。 光阴悠悠走过,忽一日,萧烈说是要赏残荷,召玉箫前去吹奏一曲,玉箫本已放下心来,此时不免又猜疑起来。 后见珠袖亲来领他,又告诉他不过是在水月轩里随意奏一曲罢了,料想光天化日之下,萧烈倒也不至做出什么不堪之举,遂放下心来,跟随珠袖前来见驾。 萧烈半眯着眼,只是看着玉箫,心里暗打着如意算盘,忽觉乐音似乎与前所听有所不同,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首‘菩萨蛮’本王在别处也听过,似乎与你不大相似啊。” 玉箫含笑回答:“回禀王爷,在前人的基础上,草民略做了一下改动,这样听起来曲子会更悠扬一些,王爷以为如何?” 萧烈点点头:“经你一说,果觉比先前婉转了一些,恩,你就按你的奏来就是,不要再改回去了。” “是,王爷。”玉箫恭敬回答后,心里暗道:“成日家只知广平王文武双全,哪里想到于音乐上竟也有此造诣呢,真是天生的聪明睿智啊。” 今天萧烈似乎格外高兴,连听数曲,才说有些乏了,要回去休息,令玉箫退下后,他才问身边的珠袖:“都按我的吩咐做了吗?” “放心吧,王爷,我保他回去后不出一个时辰,便会酣睡如牛,到时再给他饮下软香散,纵是他有天大的本事,还不是任王爷摆布。” “好,你们做的很好。”萧烈满意的点头离去。剩下珠袖和小丫头恋儿在那里一边收拾一边笑着议论。 恋儿便道:“姑娘,我仔细的看了又看,不觉得这个玉箫有哪里好啊?怎么王爷就巴巴的这么上心呢?还把武林中最高贵的迷药都用在了他身上,值吗?” 珠袖点头叹道:“不用这个怎么办呢?王爷又要不露形迹,惹他疑窦,又要见效,若是普通迷药,在这水月轩里,还不是风一吹就散啊,只有这‘拢烟云’才能在风雨中凝聚不散,且效力丝毫不减,唉,好了,你且去调好酒,等会儿还要趁他睡下时喂他饮下呢。” “我知道了,姑娘,帮你收拾完我就去,你也早点休息吧,劳神了这半日。”恋儿很快的把茶盘糕点放进金花大漆盘里,端着去了,这边剩下珠袖幽幽叹了口气:“只希望王爷能有点分寸,不要伤害了人家才好。” 从睡梦中幽幽醒来,玉箫不由疑惑,怎么就没头没脑的睡了呢,再仔细一看,银红撒花的轻纱帐子,身下铺着松花绿的缎子炕褥,高高的床角顶端四根柱子上,悬着比鸡蛋略小一些的夜明珠。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自己的屋子,玉箫不安的想着,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发觉自己浑身发软,竟是连动一个小指头也办不到。 “别白费力气了。”一个人撩开床幔,带着笑道,不是别人,正是萧烈。 “啊。”玉箫只吓的魂飞魄散:“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大惊之下,连尊称都忘了。 萧烈慵懒的道:“当然是我了,这是我的卧室我的床啊。上回你还在这里躺了一会儿呢,这么快就忘了?” “你,你说过对我没有兴致,不再碰我的。”玉箫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心里悔之不及,早知今日,当初就该不顾一切的离开王府。 “我是说那天晚上对你没兴致,可是今晚我又有兴致了啊。”萧烈无赖的说道,便动手解开玉箫的外袍。 玉箫拼尽力气,却是丝毫挣扎不得,耳听得萧烈嘲弄的道:“都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实告诉了你吧,这是皇宫里专门为那害怕或是不听话的妃子准备的‘软香散’和酒饮下后,六个时辰内身子动弹不得,只能任人摆布,且和男子行房的时候,能令男子如卧绵上,格外有一番奇趣,今日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用这种东西,想来你也该感到荣幸才是。” 玉箫气得双目圆睁,“呸”的啐了萧烈一口:“枉你是个王爷,没想到却是如此一个卑鄙小人,早知受你今日之辱,当初玉箫就不该留恋这条残命才是。广平王爷,你就尽兴着玩吧,拿出你那些猪狗不如的卑鄙手段,玉箫今日就算豁出这具臭皮囊,倒要看看你还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萧烈丝毫不以为杵:“你话先不要说的这么满嘛,到时保你也得趣就是,看看你还能不能把本王当仇人似的,只怕倒要你求着我给你点子快活了呢。” 口里说着,早把那白绫做的袍子解了下来,只露出那白玉般的一截酥胸,两粒尖尖小乳俏生生的立于其上,真个是活色生香。 ———————- (6) 那嫩红乳头经萧烈一拨弄,早已敏感的硬挺起来,玉箫屈辱的闭上眼睛,一滴清泪划下眼角。 感觉到一根手指轻轻的替他拭去泪痕,萧烈温柔的道:“本来平凡的一张脸蛋儿,经这一哭,倒越发显得我见犹怜了,你若早看开些,依了本王,少不得你的好处,何用弄到今天这个田地?” “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了,听得让人恶心。”玉箫冷冷的道。 萧烈也不生气,笑嘻嘻的去脱玉箫的裤子:“那本王就不客气了,待会儿看谁哭着向我求饶。” 全身一丝不挂的裸露让玉箫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更觉羞耻,脸上泛起红潮:“像你这样的无耻之徒,一定会遭报应的。” 修长白嫩的双腿间,是淡淡颜色的稀疏草丛,粉红色的小东西静静的躺于其中,尚在沉睡,平坦光滑的小腹上,是那一枚小小的,可爱的圆坑,萧烈见此美景,只差没流下三尺长的口水,哪里还顾得上玉箫的口出不逊。 轻轻分开两条修长腿儿,玉箫本死命合拢,无奈全身软烂如泥,如何抗争得过萧烈,心下又羞又愤,只恨不得能立时死了,也好留下这清白身子。 私密处的风光,此时一览无遗,萧烈用手箍住那两团小巧绵软的粉红肉球,啧啧赞叹道:“成日里我只道你相貌平庸,谁曾想布衣之下,竟掩盖着如此秀色,只恨我向来以貌取人,险致错过。”抬头见玉箫仍轻闭秀目,紧咬樱唇,他邪邪一笑,挑起那疏淡体毛中的小巧分身,缓缓揉搓起来。 玉箫一生中只知钻研箫技,对欢爱之事纯洁如纸,哪曾尝过如此销魂滋味,只觉一股热流从小腹中升起,窜过四肢百骸,最后俱都汇在那羞于启齿之处,说不出的快意,不觉之下,那分身已在萧烈手中高高竖起,粉红色的茎身,衬着顶端铃口处已是珠泪涟涟,煞是好看。 “真是个诚实的小东西啊。”萧烈拿捏好力道,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爱抚着柔嫩的茎体:“比起那嘴硬的主人,可爱多了。” 玉箫听得这话,恨不能一头撞死,心里虽拼命压抑,奈何萧烈技巧高超,这种快感岂能由人力控制,忽觉那话儿一阵颤抖,一股热流叫嚣着往外窜动,恍惚失神间,平生的第一次,已尽数射在萧烈手中,樱桃小口发出没有意义的“恩啊”申吟,等回过神来,也深为自己竟发出如此yin荡的声音而惊骇羞耻。 “这么舒服吗?都叫出声音来了。”萧烈戏谑的道:“接下来也该让我快活快活了吧,你看,它都憋坏了呢。”他脱下裤子,露出早已肿胀的巨大分身,只吓得玉箫目瞪口呆。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心下犹自惊疑,这样大的东西,还不把身子活活撕裂了。 拿来一个青缎软枕,垫于玉箫的柳腰之下,萧烈拨开那细细滑滑的两瓣臀儿,只见一道肉红裂缝中,美丽的粉红色菊蕾紧紧闭着,此时他虽早已欲火焚身,但理智尚存,既知玉箫乃处子之身,便不肯贸然闯入伤了他,只将那一根食指,在穴眼处轻按数下后,始拨开菊瓣,潜入进去。 玉箫不由因异物侵入的不适而痛哼出声,五指紧抓着床褥,心里想恳求萧烈放过自己,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便不肯求饶示弱。 入手觉那肠腔里温暖滑润,萧烈忍不住舒服的叹息了声,又加进一指,试着扩张那肠壁,谁料动作急了一些,把玉箫疼的满头冷汗,且喜肠肉弹性奇佳,倒也并未撕裂。 手指加至三根,在狭窄的甬道里进进出出,萧烈自觉已可承欢,跨下的阳物早已肿的发疼,他还是耐着性子,将一些软膏涂抹于玉箫的肠壁,这才抬起那两条白白腿儿,一个挺身,只闻“扑滋”一声,巨大的阳具已进入一半。 玉箫忍不住惨叫出声,后庭之处宛若被插入一根烧红了的铁棒,恍惚间,只以为身子已被撕成了两半,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滚将下来。思及小屋内那一张张得意的笑脸,不明白这样的疼痛及羞耻,怎么会令他们那样开心,难道尊严跟身体,竟不如一块冰冷的玉佩吗? 再次用手去搓弄小巧的玉柱,以减轻玉箫的痛苦,如果不是强行占有了玉箫,萧烈其实可以称得上一个温柔体贴的好情人,见那玉柱又慢慢抬起头来,这才开始缓缓转动淫具,抽插起来,数回后,那肿胀的话儿已能尽根没入。玉箫虽紧咬银牙,仍是忍不住逸出申吟,更令萧烈倍感销魂蚀骨。 肠子被阳具来回的抽插,火辣辣的泛着疼,感觉道一股粘粘的,温热的液体淌到自己的腿根,玉箫心知肚明是自己的处子之血,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对男女欢爱之事,萧烈早已是驾轻就熟,但像今日这般销魂滋味,他却是从未有过,禁不住那甬道几度吃痛收缩,他欢叫一声,已将一股热浆射在玉箫体内。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放课后保健室】玉人何处教吹箫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