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二十年后的我】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4-45)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44-45) 作者:lander1981 2022/3/2发表于:sis001 四十四 大约片刻工夫,突感身体一轻,一种无比舒畅的感觉油然而升,我一睁眼,又来到昨日梦中的山顶之上,远方山峦景物也未有什么变化,只是似乎夕阳有些模糊。 环顾四周,感到微风更真实了些,现在什么也不敢细想,就是呆呆的看着这幅天地画卷,如此发呆似的坐着,感觉已经十分美好,而且生怕一细想下去,又会有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万一再走火入魔或者再进一次那种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可是心有余悸!那种孤独无助永恒的黑暗,应该比死更骇人吧! 我时不时得会仔细嗅一嗅,希望昨天的花香会再次出现。可是,不知过了多久,夕阳似乎永远定格在那个角度,没有一丝变化,在这里,除了阵阵微风略过谷下的田野,让草甸上茂密的青草掀起一阵阵绿浪,否则,我还真要怀疑,这里是静止的。 这里让我的感觉,异常亲切,只是,虽然有风拂过,但仍然只是一副画,若是能有生命在此,那可真是——,我只是这么想了一下,脑后几枚细针扎似的疼了一下,便不敢多想下去,赶紧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将脑中各种念头都赶了出去,才又清明了些。 我心道:“什么大千小千世界,我也不在乎!只要天天能进来,这样片刻的舒适恬静,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白日里的疲累倦意顷刻间就一扫而空。 只是闲坐在这方圆也就几百平米的山顶之上,四周仿佛也没有下山之路,我一躺下就来到这里,如果想要出去,从哪里能出去呢?别又”魂“被困在这里,那边自己又成了一具植物人或者一个半呆的傻小子。昨天是头疼疼醒的,今天该如何出去呢?”正想到这里,我好像眨了下眼睛,就这一瞬间,就在眼睛这一闭一睁的时间里,我又回到了现实之中,当然,如果这个现实是现实的话,我全无困意的看着纸质的顶棚,屋外已经有一丝鱼肚白。没想到,梦中仿佛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实中已经一夜了。 我活动活动手脚,没有任何异状!我往旁边扭头看看,翠花和杏花还在熟睡,俩人微微的呼吸声此时彼伏,两人都穿着无袖背心,翠花腰部盖着个薄被单,杏花则穿个短裤,大半乳房从宽敞的领口处暴露出来,婀娜的身材,让我性欲又起。 我正想靠近过去,突然感到身上衣物黏糊糊的,十分不适,昨晚睡得太早太急,身上还穿着昨天白天的背心和短裤。我皱了下眉,一片腿,轻飘飘的下了炕,踩到拖鞋上,几乎一点声音都没出。没想到,自己身体的敏捷度和协调性也时如此好。小尼姑说,进入“小千世界”世界就是一种修炼,不知道和我身体的各种变化是不是有关系。 我趿着拖鞋静悄悄地出了屋。来到院里压水井旁,脱下衣物,浑身赤条条的,拿了个脸盆接了慢慢一盆凉水。刚汲上来的地下水,我漱了漱口洗了把脸,又用毛巾上上下下擦拭了一番,真是拔凉拔凉的,一下精神了许多。 脚下正好踩在篦子上,我扶着软塌塌的阴茎,一泡长尿全都灌进下水道。然后撩了点水,清洗起硕大光洁的肉棒 这时,正屋的门帘一掀,翠花打着哈欠出来了。 “舅妈,你咋起这么早?” “我也出来撒泡尿,早上这么凉,你也不怕着凉,兑点热水洗洗!”翠花从我身旁过去,不时微带笑意地打量我全裸的身躯。她走到院墙墙根,那儿有个搪瓷的尿盆,褪下裤衩,闭着睡眼往尿盆里尿起尿来。 我趁翠花睡眼惺忪的时候,轻飘飘来到她面前。“舅妈,你看看我的鸡巴头子。” 翠花尿完了,正要起身,被我一问,吓得一睁眼。翠花下意识的伸手打了我的大腿一下,说了句:“讨厌!” 我那微硬向前探着头的龟头,正好正对着她的脸部。她抬起眼看了看我,又四周环顾了下,表情似嗔似喜。然后一把抓住我的阴茎,放到她自己的脸颊上挨蹭起来!一个劲儿的稀罕。 “舅妈,往前点儿!” 翠花蹲着往前挪了几步,离开了尿盆,她的右手扶着我的肉棒在她的脸上、唇上不停地磨蹭。另一只手已经伸到自己的裆下摩挲了起来。 “舅妈,你给我吸溜吸溜!太痒痒了!”翠花又抬起眼娇羞地看了我下我,转而又将目光放下,将我的龟头对准她的张开的双唇,她的舌尖先伸出来,在我的龟头表面流连了几下,接着,将其吞入口中。 一种温热的感觉,将我的龟头整个包裹起来,翠花的舌头在她口中围绕着龟头搅拌着。 我的阴茎已经完全挑逗的坚硬起来,翠花的右手向下硬掰阴茎的根部,以使它不那么往上翘。我抚摸着翠花的头发,享受着这种挑逗的煎熬。 “舅妈,我难受死了。我想插你的屄。” 翠花听到此话,狠拧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趁势把阴茎从翠花嘴里抽了出来。两手托着她的咯吱窝,把她搀扶起来,她的裤衩一下子秃噜到脚面上,我弯下身子,已经扶着她的脚,将她的裤衩脱了下来,搭到我的肩膀上。又半推着得让她转过身,弯下点身子,双手扶住墙根一个矮梯子的横梁。 “鸣儿,小的声,别把杏花弄醒了!” 我嗯了一声,扶着翠花的胯部,肉棒对准了翠花圆臀的中缝,硬生生挤插了进去,由于通道内已然湿润,肉棒没有片刻停滞,就开始猛力地抽插。 在享受了几十下抽插后,翠花感到身体万分的酥麻。已经忍不住“嗯啊嗯啊”得呻吟起来! 听着翠花醉人的呻吟声,低头看着她诱人的丰臀被我一次次凶猛得撞击,臀肉上一波一波的涟漪震颤不止! “鸣儿啊,赶紧进屋吧!我难受死了!”翠花艰难得低声道。 我放开了翠花的腰臀,搂着她飞快地进了最近的西厢屋。这屋估计才是之前给我住的屋子,前几天,我摔到河沟之后,翠花才把我弄进她和晨鸣舅舅自己住的正屋,以方便照顾。这屋子陈设也很简单,靠里墙垒着火炕,炕上铺着凉席,炕里头贴墙有个至少几十年的大木箱子,边上叠着一摞被褥,地上靠墙有个半新不旧的写字台,台面上干干净净。 一进屋,我便迅速把翠花推倒在炕上,一掰她的膝盖,将她的两腿大大的分开,顺势往下一压,坚挺的阴茎没有任何引导,直接顺着湿滑的阴唇,一头钻进她的阴道里,整根没入进去,我的腰部又开始激烈的耸动! 翠花满脸绯红的春色,“你这小坏蛋,啊啊嗯——,简直能把女人弄得美死了!啊嗯——” “嘿嘿!”我心里也是异常得意,冲插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翠花的下体春潮已经泛滥的不可开交,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不少淫液被溅洒出来,肉体的“啪啪”声也显得很是清脆。 我的胸口紧紧挤压在翠花裸露的奶子上,双手手臂交叉垫到她颈下,紧紧搂住她脖颈。翠花的双手也扶住我的臀部,兴奋的似乎指甲都掐进了我的肉里,而我的下体则疯狂的大起大落着,胯下的这条肉棒宛如一条小蛇在两片鲍鱼状的褐色肉唇之间飞快地进出,本来紧闭的两唇已经被小蛇的身体撑成了O型,蛇身上则沾满了透明或半透明或乳白色的液体,而显得异常光亮。 我的肩膀紧顶着翠花的下颏,她的呼吸节奏粗重混乱,夹杂着口中已经含混不清的呻吟声与话语。 我侧眼看看她意乱情迷的表情,翠花明显已经高潮了,下体的结合处我也能感到翠花不少液体奔涌而出。 “舅妈,你舒服了吗?”我停止了动作,但肉棒仍然完全紧顶入翠花蜜穴的深处。 “好受,嗯啊,好受,过电似的!今天又被你小子搞出那么多水来。” “舅妈,我饿了!” 我直起身子,把依然坚挺的肉棒从翠花湿漉漉的屄里抽了出来,心想着,“这根鸡巴真牛逼啊!一会儿没准还能和杏花玩会儿!” 翠花也挣扎着坐起来,看到我依然耸立的肉棒,不由得伸手攥住,上下撸拭可一番,“这根肉棍子,可真不得了。饿了?我一会出去买几张油饼吃吧!” “油饼?好啊好啊!”耗费了半天体力,我也着实饿了!“舅妈,我在睡会儿!”说完,往被子上一躺,倒头便睡! 翠花掀开炕边的箱子,从里面一个大尼龙口袋里,取出几件衣服扔到我边上。“一会儿把裤衩穿上。” “光着舒服!”我眯着眼微笑道。 “你爱咋着就咋着吧!我得起了!还得看你姥那儿有没有吃的!” 四十五 朦朦胧胧中,感觉翠花已经洗漱完,打开街门出去了。这屋的窗帘没拉上,朝阳的光已经射到了炕上。左右已经睡不着了,想到杏花还在那屋炕上睡着,我一骨碌下了炕。拎着翠花刚给我的一条内裤和一身干净的短袖短裤,几步便从西厢屋回到了正房的里屋,杏花此时头朝炕外还睡的正香。 我把衣物往炕上一扔,裸着身子跪在杏花旁边,杏花似乎被我的动静惊动了。一翻身,将后背朝向了我。 我小声地说道:“姨,你醒了没?舅妈出去了,就剩咱俩了!我鸡巴硬死了。”我一手衔着阴茎,用龟头隔着杏花的短裤,在她的屁股蛋子和屁股沟上来回游走。 “讨厌!大清早的!”杏花如此说着,但一回手,已经捉住我的肉棒子把玩起来。“你舅妈干啥去了?” “买油饼去了!”我答道。 我腾出了双手,将她身子一扳,让她重新恢复了躺姿。杏花依然闭着双眼,一副慵懒的表情。我撩起了杏花的背心,一对儿丰满的奶子露了出来。我一手一个将其罩住,揉捏起来。不多时,杏花的表情也开始了变化,眉头紧皱了起来,微睁的眼睛满含春色。下身也开始娇柔地扭动着,两腿不断地曲起后又不停地伸平摆动。杏花地另一只手把自己的短裤扯到脚腕处,右脚一甩,短裤已经飞落到炕脚。杏花重又曲起双腿,同时角度大开,她的右手已经在自己的隐秘部位,轻轻搓弄了起来。 我的双手也暂时离开了她那柔软弹性的双乳,手掌沿着她光洁的身躯向下身滑动,直来到她茂密的黑森林处,由于杏花自己的右手已经占据了森林下方山谷的入口,我的双手只在山谷的边缘停留了一下,便沿着她的两条光滑的大腿分别前进。 我的肉棒这时已经高高的翘了起来,我不得不让肉棒摆脱了杏花左手的套弄,跪着挪着身体,来到杏花两腿之间,双手已经摁着她的膝盖,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我又往前凑了凑,杏花的手指还在自己的肉缝中搓弄,分泌的爱液已经涂抹到整个阴唇四周,看起来湿哒哒光闪闪的,异常诱人。 虽然刚刚才和翠花做了一次,但看到杏花用手指半遮半掩的女阴,我的性欲又极其高涨起来,阴茎硬的发涨,向上坚挺地耸立着,呼吸也有些急促,“姨,你快点把手拿开啊!我鸡巴太硬了。”我腾出一只手箍着肉棒的下端,用龟头向下敲打着杏花的手背。 被我敲打了几下,杏花“嘿嘿”一笑,手指从她的阴唇出挪开了一些,我立刻调整了下龟头的角度,一下子完全刺进了杏花甜蜜的洞穴中,随着杏花的一声呻吟,紧致湿暖的感觉迅速将我的肉棒包裹住! 我两手撑在杏花腋下的空处,没有再耽搁时间,我感觉肉棒表面已经沾满了杏花的丰富的淫液,于是便开始大力的运动起来。整个院子里既然只有我和杏花两人,我也没有顾忌,从开始便以势大力沉的动作猛攻,两瓣本来闭合在一起的肉唇,硬生生被一根壮硕坚硬的肉棒撑成“O”型,并且肉棒死命般的在肉唇间插入拔出,每一次完全地插入,肉棒的根部与肉唇四周都会猛烈撞击出巨大的响声,使得屋内的氛围异常淫靡,杏花的生殖器看似如此娇嫩,每一次巨大的撞击都像一次次狂风暴雨在摧残一朵无助的花蕊,但无论狂风暴雨多么肆虐,花蕊却能随着风雨飘摇,顽强的承受着肉棒一次次地攻击。杏花那迷人的女性生殖器,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湿润和弹性,将那根疯狂的肉棒紧紧地包容,任凭它的肆虐和放纵。 在我的疯狂攻势之下,只用了极短的时间,杏花就已经完全迷离,双腿已经淫荡地分成“M”型,双手不断揉搓着自己的双乳,急促地呼吸中夹杂着呻吟与咿咿呀呀地骚话。 “姨,你在说啥?” “嗯啊嗯啊,操啊!啥?说啥?没啥,鸡巴真得劲儿,恩啊,操姨。啊!” “哎!姨你真好!” 如此机械般地抽插了一阵子,我将杏花的左腿掰到了我的左肩上,并且扳着她的肩膀将她身体向她的右侧转了一下,让她侧身躺着,而我正好用身体和肩膀压住了她的左腿,让她展现了仿佛一个体操姿势,我则可以跨坐在她的右腿上,以此姿势肉棒依然可以毫无顾忌地长驱直入。 新的姿势之下,杏花也好像感受到新的感觉,呻吟声也更大了,更无所顾忌了。我右手撑在炕上,左手则在杏花胸前放肆胡乱地揉捏着。 此时,翠花出去已经半个小时了,估计也该往回走了,我一直分出一部分精力留神着街门外的动静。果不其然,宁心静听中,翠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离家不远了。 看到杏花的浑身已经有层薄薄的密汗,几缕头发也已经被额前的汗水浸湿,体力也有消耗了不少。 虽然杏花现在还是欲望满满,突然结束,让我也有些不舍,但还是理智的将肉棒抽离了杏花的身体。 “姨,都好半天了,我舅妈啥时回来啊?我饿了!我想吃油饼!” 杏花本还在享受之中,肉棒突然离身,又听到如此煞风景的话,一时一阵恶寒。 “就知道吃,估计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只听街门一响,翠花已经进门了。还没等翠花往屋里走,院外有个女人的声音叫道:“翠花姐,你买早点去了?” “是啊!晨鸣说要吃油饼,今儿图省事儿,我上大队食堂买几个油饼。你那吃没吃呢?进来一块儿吃点儿?” “不了,我们那口子昨天回来了,我这也是上食堂买点儿早点,你吃你们的!” “你要去食堂,你还得麻利儿点,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今天过去吃早点的人还挺多。” “好嘞,我赶紧过去。” 趁着翠花和那个女人说话的工夫,我和杏花赶紧收拾了一下,翠花拎着早点正要进屋的时候,杏花已经趿着拖鞋到院外洗漱了。 翠花笑道:“我这不回来,你这还不打算起呢吧?” 杏花满嘴牙膏沫子,只朝翠花做了个脸色以示抗议。 翠花进到屋里,又朝我喊了声:“鸣儿,你是又睡了?起来吃早点了?” 我麻利儿地跃下炕,“舅妈,在炕上吃?还是桌上吃啊?” 翠花此时已经将一塑料袋的油饼,和一个装豆浆的小铝锅放到正屋的折叠桌上,“就桌上吃吧!” “哦!”我也没客气,直接拿出一个油饼就塞在嘴里大口呑嚼,翠花又端上碗筷,和一碟腌黄瓜,也在桌旁做了下来,为我盛了一碗豆浆。 “妮儿,你赶紧的,一会都凉了。”翠花冲着屋外喊了声。 “好了,你俩先吃着!”杏花答道。 不一会儿,我一个油饼已经下肚了,杏花才洗漱完,两手往脸上抹着雪花膏进了屋。 “姐,晨鸣他姥那也吃这个吧?”杏花问道? “没有,我给她姥那倒过去半锅儿豆浆,她姥姥昨天自己蒸了一锅窝头,说今和孩子她爷爷就吃这个,馋这个了,还让我拿几个回来。我心说这窝头老公母俩吃多半辈子了,还没吃够?还没少蒸,我拿了五个回来,搁厨房了,要吃咱晚上吃吧!再熬点粥。” “晨鸣,进屋把电视开开,我还看冯程程呢!”杏花对我说道。 “哎!”我叼着一口油饼,端着豆浆碗,进屋把电视打开,调了调台,找到了“上海滩”。我没再坐回桌子边,端着碗直接坐到炕边上看起了电视。 “还看冯程程?你昨晚不是说一早还去王校长家呢吗?帮王敏整理阅览室呢嘛!还不赶紧吃。” “这刚几点啊?一会我带着晨鸣一块去。”杏花抿了口豆浆,放低了声音说:“姐,你昨天说王敏回娘家,可能是要跟她爷们儿离婚,我想起来了,前一阵子,王锐碰见我,跟我聊天时说了一句,说她姐夫可能是同志,当时我也没在意,她也没往下说,我以为入党的事儿呢,现在说的原来是兔子。” 翠花也小声说道:“你以为呢,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着话,你就睡着了,我是前天在队部小会议室门口恰巧路过听着的,他老伴叫他回家吃饭,王校长她老伴和王校长在里头拌嘴,说都怨王校长,当初那女婿是王校长相中的,王校长也说了,人长得不错,工作也没挑,年纪轻轻得就当了科长,大家都挺满意的,谁他妈知道,是个同性恋啊。这回还让王敏回家给撞上了,两个大男人光着屁股在床上,把王敏给恶心坏了,要不说之前,王敏怎么一直怀不上孩子呢?老两口子互相埋怨半天,最后一起气呼呼的回家了。” “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可不是,我这给他们老赵家生俩闺女,老头老太太总念叨,要是再生个小子就更好了,现在超生一个,得罚好几千,谁掏这钱?生啥那是我说了算的?”翠花一个劲儿地抱怨。 “姐,你说俩男人在床上有啥意思?嘻嘻!” “那谁知道啊!王敏那身条模样,这不白瞎了!老天爷玩儿人啊!” “这德行,离也就离了,再找新的。两条腿的人还不好找。” “人好找,可心的不好找啊!” 两姐妹正闲聊着,大门外,有人“啪啪”打门,“翠花姐!翠花姐!”大门没关,来人已经探进了半个身子。 翠花起身往屋外看到,“凤霞啊,进来吧。” 凤霞一掀门帘进了屋,“哟,杏花也在!翠花姐,你们还没吃完呢?” “吃完了,就杏花这吃地晚,又墨迹。赶紧坐!你这吃没呢?”翠花忙让道,“晨鸣,凤霞婶儿来了,你也不叫人?” 我从里屋探出头来,扭捏地叫了声:“凤霞婶儿!”然后,把手中剩的一碗底儿豆浆一饮而尽,走出屋来把碗往桌上一放。又笑着看了看凤霞,凤霞长得和建群妈太像了,只是更年轻了些,个子也更娇小苗条些,两人都不是大眼睛美女,都有点像王熙凤,眼角微微向上挑着,此刻的凤霞青涩中带着点媚态,白皙的面皮,薄薄的嘴唇,眉宇间仿佛还有点傲气。 凤霞也朝我笑笑,“晨鸣怎么几天没见,好像又长高不少似的,比我还高了,大小伙子了。”她顺势坐到翠花边上,把拎着的一个大袋子放到桌边,“我这吃完了早点,刚才我也买了两张油饼和一壶豆浆。我们那口子昨天回来了,在燕山那,你家宝山给他弄了点活,昨天活刚完,就赶回来了,宝山给你家俩妮还有晨鸣买的书本玩具啥的,让宝山给带回来了。”说着手伸到脚下袋子里取出一个个包裹,放到折叠桌上。我一看有些文具书本,还有一摞10几本,包的整整齐齐的《三国演义》小人书,估计是给我的。后面又掏出了两瓶“尖庄”酒和一大袋水果奶油散糖。凤霞继续说道:“这酒和糖是我们家喜财买的,这都好几回了,宝山和志远哥没少给喜财找活儿干。” “你家喜财咋还这客气呢!都是街坊哥们儿!他又有那木匠手艺,不用地里刨食儿,喜财这出去也得俩月了吧!”翠花也笑着说道。 “可不是,昨天才赶回来,今天,一会儿喜财还得奔保定去,他姑家的表弟过几天结婚,他和他们家的几个爷们儿都得过去帮帮忙。” “你这不跟着一块过去?” “喜财他妈不是去年脑梗了嘛,没好利索,手还一直弹弦子呢,我留下得给做个饭啥的!” “他姑家还挺远,得200多里地啊!”杏花道。 “原来也没那么远,他姑父早先在高碑店,离咱这三十多里地,他姑父铁路上的,后来调动工作,就到保定了。他弟现在也是铁路上的,这回他姑父还给弄了好几张内部职工的火车票,还是软座的,从咱这东站上车,也没几个钟头,就能到。” “铁路上的,那是挺好的!”翠花道。 “行了,我得回去了,得帮着他收拾收拾。”说着,凤霞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对了,凤霞,你家是不是有个三轮儿?”杏花问道。 “有啊!你要用,就过去骑吧!” “嗯,一会儿我帮王校长往小学校运几箱子书过去。你家有,我就不去别家借了。” “行,骑去吧,一直搁我们家院里,我们家那口子不在,也没人动。” “好!”杏花又对我道:“晨鸣,别看电视了,跟凤霞婶儿一起过去,把三轮骑回来,一会儿咱俩去王校长家搬书。” “哦!”我答应一声,穿上背心,趿着鞋。但眼睛故意看着电视的方向,仿佛对“上海滩”依依不舍似的。 “别看啦,都重播多少回了!赶紧去。”翠花也催促道。 “哦!”我又答应一声,紧迈两步,跟上已经走到街门的凤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二十年后的我】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