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原神rpg】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9-31)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二十九 “姐,你怎么去这么半天啊?”杏花强装镇定的问道。 “我去小卖部买蜡,柜台里没有了,建群他妈回屋找蜡找了半天,要不也不会这么半天。” 舅妈把蜡点上,把蜡插在一个空酒瓶子口里,屋里顿时亮了起来,刚才趁舅妈还没进屋的时候,我们仨已经摸黑把衣服穿上了。我看了眼杏花和志红,杏花还好,志红有点变颜变色的。 “志红,你咋着了,脸咋那红?” “没事儿,屋里热。” “屋里没电视,你们也不知道院里凉快凉快。” “院里也不凉快,再说了,以为你一会儿就回来,这才多远啊!还等着你回来斗会儿牌呢!”杏花说道。 “是啊,嫂子,你家牌呢?没电视,咱们四个,正好玩会儿牌。”志红定了定神。 “玩儿啥牌啊?你们俩出去一天也不累疼?还不早点洗吧洗吧,早点睡觉!你们是在这过夜?还是怎么着?天气预报可说今天晚上还有雨呢!这云彩还真有点儿压上来了。” “哦,杏花说去她们家。”志红回应道。 “嗯,也一天没着家了,回去还得收拾收拾。”杏花虽然还有点意犹未尽,但知道和志红留在这儿,也如愿不了。 “你们俩别骑车了,外头黑着呢,再摔着,要不把车搁这儿,要不就推着回去。” “姐,那就搁这儿吧!明儿我们再过来骑。蜡我给拿几根。”说完,俩人已经下了炕。 “志红,把手电拿着,我刚换的电池。” “好嘞,嫂子。”志红接过手电,随着杏花出院去了。 舅妈也跟着送她俩出了门,见她俩走远了,反手把街门别上了。 回到屋里,“晨鸣,你也外头野了一天了,外头先洗洗,今天也早点睡吧!” “哎!”舅妈早早把两个“妹子”撵走了,我心里也有点空落落的。不过,今天也的确够“累”的,给淑甜开了包儿,又到小卖部插了半天建群妈,晚上差点又再来个双飞燕,奇怪的是,下面这个小兄弟似乎还很活跃,心里不禁暗自欣喜一番。 我很快用舅妈在早晒好的洗澡水冲了个凉,草草的擦了擦身子,下身只穿着一条今天新给我买的裤衩,就回了屋,“舅妈,我洗好了,您去吧,还剩好些热水呢。” “嗯,我本来给杏花也晒着一桶呢。你好好在屋呆着啊!把炕桌撂墙边上去,把炕收拾收拾。”说完,舅妈摘下头发的发卡,扔到炕沿儿的床台上,拎上替换的睡衣,也出屋冲凉去了。 我先把蜡烛放在电视柜上,将炕桌靠着东墙放了。今天没了杏花的干扰,我可以好好看看翠花的裸体了,心里一阵小小窃喜,也许是身体变成了少年,心态似乎也年轻了不少。 为了躲开烛光的映照,我移到了炕上最靠外墙犄角的地方,贴着玻璃,偷窥起已经脱光了衣服的翠花,我的眼睛黑暗中只能大致将颜色分成黑白灰,现在,在我眼中,由于黑暗的衬托,翠花的身体是异常的洁白,她拿了板凳,坐在两桶洗澡水前,一瓢一瓢的将水从自己的颈部浇下来,由于是偏向我这个方向坐着,水桶挡住了她的下身,但高耸的奶子却一览无余,也许是生孩子生的早,身材恢复的十分不错。好好打扮一番,说是二十出头没有结婚的大姑娘也肯定有人信的,心里不禁还有几分嫉妒起还未谋面的便宜舅舅。 翠花舀了几瓢水后,将全身打湿,拿起肥皂,往身上涂了起来,尤其是她那对乳房,随着拿双手的涂抹,上下左右的荡漾起来,看地我心里实在是痒痒的,下面肉棒也争气般的硬了起来,由于内裤布料的阻挡,我用手将裤口的布料一拨,大肉棒颤颤巍巍的弹了出来。 翠花又站起身,将下身也前后左右的涂抹起肥皂,撩人的是,翠花抬起一条腿踏在板凳上,一只手在自己隐秘部位搓弄起来,几番搓揉下,翠花的表情也有了些许变化,下巴颏儿微微向上扬起,眯着眼睛,像是在感受自己手指传来了一丝丝麻痒。 但几十秒后,翠花便停止了小动作,轻轻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蜜缝处,用瓢舀起水,冲刷起身上的肥皂沫。片刻之后,水桶里的水也用尽了,擦了擦身体后,翠花拿起搭在旁边椅子背上的衣服:一条宽松的短裤和一件无袖背心,慢慢悠悠的穿了起来。 翠花穿戴好后,又将水桶,地上的积水,收拾了收拾,正在翠花收拾的时候,我感到徐徐的凉风从窗户中吹了进来,翠花也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屋。 “嘿,这雨点子说下就下起来了。”边说边关好了外屋的门。 “舅妈,是下雨了吗?” “可不是,风一起,大雨点子就掉下来了。”翠花回到屋里,一偏身,上到炕上。“今天天气预报说是晚间有雷阵雨,这还没雷呢!”正说着,远方的天空闪了一下,不久便传来低沉的隆隆声,与此同时,雨点噼里啪啦的声音也更密了,风也更劲了!橱柜上的烛光随着吹进屋里的风而飘忽不定。 “晨鸣,帮我把蜡烛拿过来,我看会书。”翠花靠着和外屋隔断用的窗台,拿起了一本书。 “哎。”我麻利的下地把装蜡烛的酒瓶端到了翠花靠着的窗台上,“舅妈,用一用再点一支蜡啊,您看的清吗?” “看的清,不用再点了,看不了多会儿。” “书啥名啊?”我贴着舅妈的身体坐下了,故意往前凑了凑脑袋。下巴颏轻轻压在舅妈右肩膀上。 “别往前凑了,挡着光了,《红与黑》,知道嘛?你又不认识几个字,还看你的小人书去吧啊!” “谁说我不识字,我觉得认识不少字了呢。不信我给您念念,‘他长这么大,什么心什么什么的和他谈过话的。”我指着一段句子磕磕巴巴地念了起来。 “哈哈哈,行了行了,也算认识不少字。赶明儿,得让你赶紧回学校念书去。” 舅妈的笑声使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胸口裸露的大片乳肉也跟着小幅摇摆着,我目光也不由得移动到这对呼之欲出的肉球上,背心稍微遮挡住了两个乳头,但随着舅妈身体的晃动,也使其若隐若现起来。 “行了,还是看你那小人书去吧,前些日子,你不天天抱着看嘛?不让你看都不行,这两天又不喜欢了?” “哦?我忘记放哪儿了!” “不就在紧里头儿,炕犄角那儿炕席底下,你自己放了好几本嘛!” 我蹭过去掀开炕席一看,还真有三四本“小人书”,两本是三国演义里的《三英战吕布》和《三顾茅庐》,一本《三打白骨精》,一本《小骑兵牛刚》,这些我的童年时代还真基本都看过,现在这几本小人书在我面前重新出现,还真有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尤其是《小骑兵牛刚》,可以算当时我最喜欢的看的几本之一,前前后后翻了不下几十遍,这个故事原本在以前已经被我烂熟于胸了,现在想来,里面的情节还有不少能回忆起来!除了几本书,还有一个小扁铁盒,打开一看,原来是几张“大团结”和一些零钱硬币,我数了数,56块多。 “别数了,没人动过。” 我嘿嘿一笑。随便拿起那本《小骑兵牛刚》又坐回到舅妈边,就着烛光翻看着:“牛刚挑着半桶活的红尾巴鲤鱼进杨柳镇找牛二叔,牛二叔是给镇上汉奸头子‘赖红薯’做饭的……”我不断翻看着书页,找寻着童年的回忆。 不知不觉,我和舅妈俩人各自看着书,半个钟头过去,舅妈打了个哈欠,将《红与黑》合上放在了窗台上,“刚才还掉点儿打雷呢,怎么这雨还没下起来?来,鸣儿,还给舅妈按把按把,跟昨早上似的,你手上有劲儿。” “哎!”我也把书往边上一放。 舅妈顺势趴下,歪着头,拉过自己的枕头垫在自己的脸下,我还是跨坐在舅妈的大腿上,欣赏着她肥圆的大屁股,此时她下身只穿着一件很薄的纯棉短裤,硕大的屁股原形毕露。 没多耽搁,我向前稍一欠身,双手从舅妈的双肩开始按起,有了昨天的经验,我下手的力度也是很有分寸,按摩起来,我也自觉得有几分像样,顺着她的肩部、颈部,脊柱两侧,直到腰间,时而按压,时而揉捏,很是像模像样。舅妈也不时传来一两声低低的呻吟声。 当我的双手在舅妈腰间正经按压了一番之后,便逐渐向下移动,掌缘紧贴着她腰部裸露的肌肤向下划蹭,几十秒后,双掌已经完全按在了她大屁股蛋儿上,并且隔着短裤的布料,开始揉捏起舅妈充满弹性的肥臀。虽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我却有意将她的短裤向下扒拉。不一会儿,短裤已经被我扒拉下10几公分,舅妈的半拉白屁股都已经露了出来,我见她依然歪头闭目趴着一动不动,两手毫不客气的按在她两瓣肥美的臀肉上,没有了布料的阻隔,手感是如此真实,不由又将指尖向掌心收紧了些,由按住变成抓住。 “鸣儿,怎么停下了?”舅妈轻声地问。 我稍稍一愣,但手并没有离开舅妈的臀部,“手有点累了,歇一会儿,嘿嘿!” “你也是个坏小子。”舅妈闭着眼娇羞地说道。 “啊?” “倒是真招人稀罕。” “嘿嘿。” “那什么,你昨天给你杏花姨咋按把的,咋那么大啪啪的声?真是按腿来着?” “嗯,嗯,是,是啊!”我含糊着应道。 “那也给我那么按按。” “啊?行!” ———————— 三十 雨终于下下来了,“刷刷”声越来越大,远方的天空不时一闪一闪的,雷声也好像近了些。 烛光之下,我手抓在翠花舅妈半裸的屁股上,现在,舅妈要我像昨天我“啪啪”杏花一样“啪啪”她。我心中真是充满欢喜,又有点小忐忑,毕竟舅妈说的是“啪啪”地按腿。 我的手指又在舅妈肥臀上加了点力道,揉捏几下,然后向下扒住她短裤的松紧带,继续往下褪,但由于短裤前面还是被舅妈的腰部压着,不用力的话,很难褪下来,正当我犹豫要不要使点劲儿,舅妈的腰腹部微微抬了抬,短裤又可以顺利的顺着我的手向下滑动了,见此情景,我也不能矫情了,顺当的将短裤完全脱掉,放到了舅妈脚下。 看着舅妈完全裸露的下身,肥硕的屁股完全展现在我面前,诱人的蜜缝在烛光的晃动中时隐时现,我尽量控制着呼吸的节奏,不让自己显得过分激动,我的内裤也被我脱下扔到了一旁,勃起多时的肉棒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 我将舅妈的双腿往两侧分了分,顺势跪在她两腿之间,同时抓住她两瓣屁股蛋子,也往两侧掰了掰,两片阴唇分开后,一个狭小的洞穴显露了出来,我俯下身子,将整个脸贴在了舅妈屁股缝上,灵活的舌头往洞穴探了进去,已进入潮湿的洞穴,舌尖便放肆在洞穴四壁舔弄起来,舅妈“嗯”的一声,呻吟了起来,她的双腿由于麻痒想要合并起来,但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她的双腿只能贴着我的腿部两侧不停的蠕动。 我的舌头在洞中搜刮了好一阵,洞中不断涌出一些汁液,我的舌头带着这些汁液又移到洞口处,将汁液涂满洞口周围的肉唇和绒毛,然后舌尖又顺着臀肉的中线往上滑动,经过会阴,到达舅妈屁眼儿时,做了暂时的停顿。 舅妈则不断地晃动着双腿,用脚后跟敲打着我的身体,似乎是在催促和鼓励我更进一步的行动。 我抬起头,鼻尖和嘴唇四周也被弄得湿漉漉的,我用手擦了擦。 屋外的雨声更大了,轰轰的雷声也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向前挪了挪膝盖,再一次俯下身,右手扶着高高翘起的肉棒,向下调整了下角度,龟头挤到舅妈湿滑的洞口处,本想在洞口摩擦摩擦,挑逗舅妈几下再插进去,可由于我的膝盖已经跪了半天,又是硬邦邦的炕席,不禁有些酸痛,再加上腿上出的汗水,还没等肉棒在双唇间开始摩擦,膝盖一滑,我的整个腰部完全压了下去,肉棒“刺棱”一下,完全没入进去。 舅妈“啊”的一声大叫。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再耽搁,双手扶住舅妈的胯部,用力地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是尽全力插到顶点,每一次撞击都毫无保留,每一次都是迅猛而利落,舅妈肥硕的巨臀正好充当了撞击的缓冲器,巨大的撞击力度,产生了巨大的“啪啪”声,混合在啪啪声中的还有舅妈连绵不断的呻吟声。 大雨倾盆而下,“轰隆轰隆”的闷雷也变成了响彻天地的“卡拉拉”的炸雷。每一次雷鸣想起,玻璃似乎都要被震裂开来。但这些都没能对我的动作造成一点点耽搁,看着每次撞击让舅妈的臀肉产生的一阵阵涟漪,我的肉棒更加卖力地在舅妈的屄洞中进出着。屋中的淫靡声被雷雨声完全阻挡住,只能在这个烛光掩映的小屋中回荡。 舅妈刚开始羞涩已经褪去,成熟女人的风韵随之而来,我索性用把住舅妈胯部的双手,引导她的臀部向后撅起,让她也呈现跪姿,这样,我的插入从向下变成了向前,舅妈的上半身仍然趴在炕上,脸贴在枕头上,只不过双手紧紧抓住炕延儿以保持身体的稳定。 我加速的抽插,以释放原始的情欲,肉与肉之间的摩擦产生的快感让我俩都欲罢不能,舅妈屄里淫水不断的增多,肉棒每一次插拔,都有很多汁液随着惯性和挤压飞溅而出,滴在下面的炕席上,肉体撞击处因为溢出无数汁液,“啪啪”声又变成“吧唧吧唧”的声音。 由于我的膝盖跪的久了,再加上下前后的插入都是以膝盖为支点,实在是有些疼痛难忍了,于是,决定先歇歇,我把肉棒彻底的拔了出来,向后一坐,巨大的肉棒依然向上坚挺的耸立着。 舅妈突然失去了充实感,臀部还再向两边扭动着,似乎想重新找到肉棒。 “舅妈,我膝盖疼。” 这时,舅妈才缓缓转过身,脸上浮着一层浅汗,表情又是娇羞,又是满足。“哪儿疼啊?” “膝盖!” “我给你揉揉。”说着,蹲在我两腿间,揉搓起我两腿的膝盖,舅妈低着头,但还不时瞟一眼我竖立的大鸡巴,由于是蹲姿,舅妈那被我猛插的屄洞还敞开着,阴唇还没有完全合拢,一滴滴淫液不断的滴在炕席上。 “舅妈,我这里涨的很难受。”我往肉棒上一指。 舅妈伸手过来一把攥住肉棒的中端,借着上面黏滑的汁液上下撸着,“你这咋还这么硬棒!昨天,你就这么给你杏花姨按腿来着?” “嗯,你一到外头冲凉,姨就把裤衩扒了,抓住我鸡巴一个劲儿揉搓,还拿嘴一个劲儿吸溜。然后她躺下叉开腿,让我拿鸡巴往她屄里插!” “插屄舒服嘛?” “舒服,舒服死了,昨天做梦,还梦见插屄。” “梦见插谁啊?” “插你和姨,就在这炕上,一起插!” 舅妈听后,微微一怔!心里也在想:“昨天夜里到底是真的还是梦?”但片刻,就恢复了表情。 我看到舅妈的表情,也明白了几分,也对昨天的梦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舅妈,我还想要!” “要啥?坏小子。”虽然这么说着,但舅妈还是往前凑了凑身子。 片刻的休息,我的膝盖已经感觉好多了,我向前一欺身,一手搂住舅妈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肩膀向前一压,轻轻一用力,又让她躺倒在炕上,她的双腿自然被我的身体分开,骄傲的肉棒又一次进入到舅妈体内,“嘿嘿,舅妈,我要插屄!还要吃奶”,我的肉棒没有急着抽插,而是在腰部微微扭动,让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研磨。 酥麻的感觉又让气息刚正常不久的舅妈呻吟起来,她的双腿双手都绕到我的身后,胡乱的挨擦着我的身体,我腾出一只手,撩起了舅妈的背心,硕大的奶子弹了出来,我微弓着背,将脸压在她右侧的乳房上,伸出舌尖儿,细细品味起来,另一侧的乳房则由我的右手来霸占。 “啊,啊,嗯,嗯,啊!要是早几年,啊!舅妈还真有奶给你吃!啊!鸣儿,下面快动动啊!太难受了!” “嗯!”我松开吸吮着的奶头,答应了一声,接着又用嘴唇将奶头包裹住,同时,我的腰部开始了起伏,连带着肉棒开始了活塞运动。 重新换了姿势的继续性交,我依然毫不惜力的一个劲儿猛插,舅妈则将双腿分开极大的角度,眯着双眼,极其享受的每一次重重地插入带来的巨大快感!胡乱的淫叫声也因为屋外刺耳的雷雨之声而更加放纵起来! “鸣儿,啊啊!啊!好孩子!啊!日的舅妈都要死了!“ 我的脸贴着舅妈的脖颈,胸膛紧紧挤住她的双乳,两手抓住她的双肩,以便可以使上更大的力。“舅妈,我也舒服的要死了!每天我鸡巴都涨的难受着呢,只有这么插着才好受。” “鸣儿,啊!啊!你这根大鸡巴真好,啊啊!舅妈美死了。以后,天天,啊!舅妈的屄给你日!给你肏!啊!啊!好不?” 听着舅妈连篇的骚话,我更死命的将肉棒在舅妈屄里插进拔出的,“好!好!舅妈!杏花姨,志红姨,我也要肏她们的屄!” “啊!啊!好孩子真有本事,啊!把全村年轻女人的屄都日个够!好美啊!啊!啊!呜!呜!” 我用嘴盖住了舅妈的嘴唇,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吸吮着缠绵着,下身做起了疯狂的冲刺! 几分钟后,一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舅妈的阴道内,我的气力也着实用尽了,整个人都酸软下来,懒散地趴在舅妈的身上,舅妈也似虚脱一般,身体一阵阵微微地痉挛。 外面的雷雨声已经渐渐弱了,闷雷声已经远去,雨也仿佛住了,半睡半醒中,舅妈把我身子移开,一起身,已经趿着鞋下了地。 “舅妈,我渴!” “嗯!等会啊!”模模糊糊中,一杯水递给了我,我撑起身子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舅妈接过空杯,“鸣儿,你先睡啊,我出去洗洗!” “哦!”我头一沾枕头,立刻就进入了梦乡! ————————— 三十一 沉沉的睡着之后,我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心中清醒的知道,这里只是梦,但又是如此真实,我坐在一处山顶之上,天地四方寰宇之下,仿佛只我一人,一抹斜阳处在远方两座山峰之间,将余晖洒满山下宽阔的原野,眼中所及的世界仿佛都镀上一层金色,微风轻拂着我的脸,世界仿佛已经停止在这一瞬间。 我出神地望着远方,忽然,一股淡淡的花香飘飘而来,心中一阵疑惑,一转头,不知何时,旁边的青石上坐了一个年轻女子,女子面庞精致,身材婀娜,一袭淡蓝色的长裙优雅异常,一阵风迎面吹过,披肩的长发向后飘起,我不禁看的痴了。 “怎么?没见过女人?”她向耳后捋了下鬓角吹散的几根发丝。 “没见过你这么美的啊!” “上午刚见完,就忘了?” “上午?”我一个劲儿思索着回忆。的确她的面庞有些熟悉,但一时还真想不起了。 “你这小子,忘性这么大!上午你都去哪儿了?” 一瞬间,我恍然大悟,“你是小尼姑?但你早上见你不这样啊?” “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这是我梦里啊!我清楚的很,虽然我也不知道,这里怎这么真实,但我可以保证,这是我的梦里。” “没错,是你的梦,但也是我的。” 我突然感觉一点匪夷所思,“盗梦空间?”我自言自语道。 “啥空间?”明惠问道。 “一部电影!外国的,几个人可以通过一个机器进入一个人的梦境中。你没看过?” “没有,我连电视都没看过几回!庵里也没电视,还是和师姐去佛教协会的时候,看了人家会议室里正在放电视,师姐跟人家去办事,我一个人在会议室里等她,才看了会儿电视。庵里有个收音机,但山里信号也不好,顶多听听新闻啥的,没意思!” “哦!那你怎么能进我的梦里来?” “师父说了,这其实不是梦境,算是个小世界吧,你听说过佛教里的大千世界和小千世界吗?”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点了下头,又赶紧摇了摇头。 “咱们都生活在大千世界里,大千世界之中又有无数中千世界,中千世界只中又有无数小千世界。” “哦,难道这里就是一个小千世界?”我不由兴奋道。 “哈哈哈,这算什幺小千世界,这顶多算个小小小千世界,而且还是虚的!要是能建一个自己实实在在的小千世界,至少已经能证罗汉果位了。不过,你这个虽然是个梦境,但是却比普通人的梦境实在千百万倍。也算是难得了,一觉醒来,它还是‘空’!我也是听师父说的,我对学佛没兴趣,但师父说我是有大机缘的人,说我学佛一定大有所成,我说我不想学,但师父还是让我坚持到20岁,如果到20岁,还不能有所顿悟,就让我还俗。” “那你怎么能进入我的梦里啊?这又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也不太懂,大概是小千世界就像你的一个小院子,你自己凭介自身能力,可以建造一切,你的院门是敞开的,灯是亮着的,只要你邀请别人来做客,或者那个人能看见你这个院子的亮着的灯,那个人就能进来,只不过,以你这点能力,只有熟人,而且还得是在睡梦中,让他的一丝意识进来,真正的小千世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是可以让真人进入的,你这个地方,连你自己的肉身都进不来,就别提别人了!别人进来,就当是做了个梦而已!” “我原来还有这能力?”我挠挠头。 “你这是天赋,师父说,千百万人都未必能有一人有这天赋,古代,多少大师贤者,估计最后修炼的程度连你这地步都没有,从古至今,能开辟小千世界者,凤毛麟角,能开创大千世界者,我佛祖便是其中一人。有没有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很多传说中的神仙有这能力。” “这能力好像也没啥用啊,能和别人一起做梦,能有啥用?” “别不知足了,我师父修行了几十年,也才初入门径,她的那个小小小千世界,就是你去的那个佛堂,我和几个师姐都进去过,但庵堂之外的环境就很模糊了,在那里师父给我们讲经,也不知怎么的,印象特别深刻,就跟刻在脑子里似的,想忘也忘不掉。看你这里,明显比我师父那个不知大多少倍,而且肯定你还有继续修行的潜力,如果这里真能成一个肉身可以进来的世界,你想想,你就是这里的主宰,可以控制这里的一切,不就是神仙吗!” “哇!”我瞪大了眼睛,“神仙?” “是啊,要不,古往今来,那么多大人物,干嘛跑山里修道修佛,就是想跳出别人的世界,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咱们的现实世界,是别人制造出来的?是谁啊?” “这个我哪知道啊?我师父也不知道啊!” “主宰自己命运,主宰自己命运!”我不禁念叨了好几遍。 “想到那个地步,早这呢!不是跟你说了吗,古往今来,也没几个人。不过,我猜,以前好些有道高僧,估计或许有你这个“小神通”,能把经意通过这种方式印到别人脑子里,这样就可以开宗立派了,你的弟子对你说的深信不疑,自然就成为忠实信徒啊!” “对啊!好比托梦,催眠啥的吧!把要对人说的话,在这里说,印象加强了无数倍!嘿嘿!” “你一脸坏笑,没想什么好事儿吧!我告诉你,上天赐你的这份能力,如果不用到正途上,非入魔不可!你自己可小心!” “我怎么就入魔了,就是觉得不可思议呗!真到那个时候,我也在这里折腾折腾,偷天换日,搬山填海,是不是也成?” “想的美,那你得有那份大能力才行,你以为容易呢,别说以后,就是现在你这个幻境里,为啥花是红的?草是绿的?天那么高,地那么阔,还不是因为,你的意识中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等你突破这份理所应当,再建立另一个理所应当,才算小有所成!还搬山填海?比如那座山,你觉得你能举起来么?” “哦,不能!” “能不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明白为啥可以一念之间就将它移走,而且觉得移走它的时候,是如此的理所当然!那时候,就差不多了。” “哟,不就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嘛!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有吗!” “哎!差不多吧!” “封神榜里的山河社稷图,你知道吧,应该就是个小千世界吧!” “不知道,我没看过封神榜!” “哦!你有没有自己的小世界啊?明天让我也进去瞅瞅呗!” “我没有,可能还不到时候,以前进入师父的小世界的时候,也以为是梦,后来知道了,那不是梦,而是师父造出来的。我几个师姐就分辨不出来,可能大部分普通人都分辨不出来。这个区别,你能知道吧,就是这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那你师父是不是也能进这里来?” “我师父进是能进来,但这取决于你,院子是你家的,你让谁进谁就能进,除非对方能力大于你,可以强行闯进来,不过,我师父也不稀罕你这,她现在天天参禅,就是想把自己的世界再扩大点,但是特别难。根本没有功夫搭理别的!” “那咱俩怎么出去啊?” “你醒了,自然就出去了,别人嘛,就是做了细致的梦而已。” 我突然想起昨天和舅妈和杏花一起做爱的事儿,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怪不得呢! “你又想什么呢?” “没啥,没想啥。哈哈哈!这要是一睡就几天几夜咋办啊?” “你以为你陈抟老祖呢,一睡一百多天,在梦里就修行了!真有那么大能力,你都成仙儿了!” 想想自己神奇经历,如果再告诉小尼姑,我是从几十年后穿越回来,借这少年的身体还魂的,不知道小尼姑作何感想?也许她说的小世界就是平时听说的“平行宇宙”,也许也有机缘巧合在不同的小世界间穿梭,也许,现在就在我自己的“梦中之梦”也说不定。太多的“也许”了! 既来之,则安之!想到这里,反而觉得天地万物无所谓了。我站起身,朝着夕阳大喊了一声“啊——” 随着山峦起伏,我的回声似乎遍及这里整个世界,在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整个这里整个世界的图景,大海、雪山、森林、草原历历在目,我仿佛可以看见一片雪花的形成。 我能知道一滴雨水从空中落下,滴落到树叶上,再由树叶落到下面的溪流中,从溪流再汇入大江大河,直至注入大海,我似乎可以分清大海中每一滴水的来历,一瞬间我就看到了开始和结果!我的脑海片刻就涌入无数的画面和细节,我不知所措的大喊起来,但我自己听不到我自己的声音,突然一切变成漆黑一团,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远山,夕阳,小尼姑,只有漆黑一团,我害怕是不是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空间,我试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微弱的光线,我长吁了一口气,我还是躺在炕上,旁边舅妈传出均匀的呼吸声,窗外的天还没有大亮,我抹了一把脸,发现脸上和身上全都是冷汗。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原神rpg】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