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エロワンピースエロい在线】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3-25)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23-25章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二十三 我对这些情节一点都不陌生,偷眼看了看淑甜,淑甜肯定是没看过这些东西,眼睛不错神的看着屏幕。 电视上,两个肉体缠绵着,互舔着性器,壮汉的肉棒被女主角吸吮的笔直之后,就开始了猛烈的抽插。 我故意装傻问道:“姐,他俩在干啥啊?都光着屁股。” 淑甜蜷着身子,一只手托着脸,道:“小孩子,瞎问啥!” “嘿嘿!我看过我舅和舅妈这么弄过!” “真的?” “那可不!跟这一样一样的!”我指着屏幕上,这时壮汉正扛着美女护士的腿,一个劲儿的插屄! “你这小坏蛋,真不懂?”说着,拿她的右脚脚尖儿使劲儿点了点我的左肋。 我一阵吃痛,揉了揉痛处,“我真不懂嘛!要不,姐,你教教我吧!” “教你啥?教你啥?嘻嘻!”说着又要用脚尖儿来戳我,我右手还在揉着痛处,趁她又来戳的一刹那,捉住了她的脚趾。 我掉转身子,将她的右脚趾换到我的左手,她挣了几下没有挣脱,:“还敢还手,还敢还手,嘻嘻!”于是又用左脚来戳我,我一把又用空闲的右手捉住了她的左脚。 “姐,也让我看看你那里呗!嘿嘿!” “小坏蛋,昨天,早看够了吧,舔了那幺半天,也不嫌脏!” “姐,你昨天醒了?你那一点也不脏,可香了!我再给你舔舔吧!”我跪在地上,将手顺着淑甜的脚一直滑到她的膝弯处,向她的方向稍一用力,这时淑甜的裙摆早已滑落到腰部,一条白色蓝花的小内裤显露出来,而她的腰部以下,形成一个完美的M 型,我朝内裤探过头去,隔着纯棉的布料,用舌头在布料的顶端上下滑动着,我的双手则托着淑甜臀部外侧,不住的摩挲。 她的双手也搭在我的两肩上,“不要,这个,不要!”虽然口中说着不要,但她的双手并没有向外用力。 隔着布料舔舐了一番,实在是无法过瘾,我捏着她内裤松紧带的边缘,迅速将内裤取下,放到了沙发上,内裤被取下后,淑甜依然歪着头,闭着眼,皱着眉,靠在沙发背的靠垫上,双腿这次无需我的引导,自然的呈M 型,而且似乎分开的更大了! 我跪在地上,盯着如此光洁娇嫩,微微湿润的少女私处,不由地吞了口口水,然后,我快速的将整个嘴唇覆盖在淑甜狭窄的蜜缝上,用力的嘬着,吸着!而舌头放肆的在她阴唇的上下左右刮拭着,淑甜的身体微微的抖动着,呼吸也越来越粗重,搭在我肩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我品尝着她的鲜美多汁的花瓣和花蕊,舌头这时已经通过她左右两唇的阻挡,在她的蜜洞中吮吸着。 淑甜此刻早已麻痒难当,不知何时,她已把裙子和小胸罩甩在了一边。两手也开始奋力搓揉着自己的滑嫩的娇乳,口中发出“嗯额嗯”呻吟声!我感觉到她蜜缝中流出的汁液越来越多,顺着我的嘴角不断的溢出来,我用舌头将汁液胡乱的在她蜜缝四周涂抹着。 而我自己身体的情况也难受的很,大鸡巴已经支棱起来很久了,我站起身子,迅速脱了背心,褪下短裤,托着淑甜的光滑的臀部,把她的身体向我拉近了些,双手再次按住淑甜的膝弯处向她的身侧压下去,让她的腿趋向她的身体两侧,由于沙发的高度,我不得不也分开双脚的距离,微曲着膝盖,好让大肉棒能碰到淑甜的嫩屄,肉棒勃起的角度太陡峭了,蜜缝的入口又太狭窄,大大的龟头只在蜜缝间上下滑动,没能一下直捣进去,我只得用右手箍着肉棒的根部,用力把它往下掰,让鬼头的角度从向上变成向前,对准淑甜湿滑甜蜜的洞口,努力把它挤进去,淑甜也轻咬着嘴唇,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等待着此刻从女孩变成女人。 少女的阴道是如此紧实,我缓慢的一点一点向前推进,慢慢享受着这美妙的每一刻,当我的整个鬼头进入之后,前面遇上了一层薄韧的阻碍,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腰部一用力,阻碍随之突破,淑甜“啊”的一声,脸部露出些许痛苦的表情,如此的表情加上如此青春诱人的肉体,真让人由心底产生爱怜,我不禁弯下腰,吻向淑甜的樱唇,我用舌尖突进淑甜的口中,与她滑腻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唾液,以及那些混杂着我从她生殖器中带来的爱液。强烈的爱欲已让她摆脱了微微的疼痛感,她的双手紧搂着我的脖颈,我依然按住她大角度分开的双腿,下身的肉棒则开始了真正的性交,在经过进进出出几十次的磨合后,我觉得淑甜阴道中的狭窄得到缓解,但仍然十分紧实,多亏了源源不断的爱液润滑,才能让我可以长驱直入,虽然越往里,通道越闭塞,但经过肉棒的几十次的努力开发,终于可以全线贯通,肉棒可以直没根部,当然,淑甜也经受了不小的考验,第一次做爱,就要被如此硕大的一根巨屌肏弄,既是痛苦又是幸福。 由于道路的通畅,我开始加快了进出的频率,淑甜有些吃痛,轻轻的叫道:“疼,啊,啊,疼,轻点儿,轻点儿,好弟弟。” 我重有将频率降下来,但却加大了每一次进入的力量,淑甜还是紧皱着眉头,我将嘴唇凑到她耳边:“姐,这样行吗?” “嗯,啊,行,这样行!” “舒服吗?”我在她耳边问完,便用舌尖在她的耳廓耳垂上舔舐起来。 “嗯,嗯,额,嗯,舒服,好痒啊!” “哪里痒啊?” “哪里都痒,嗯,啊,屄里痒,嗯!使劲儿!” 随着淑甜欲火不断燃烧,性的需求越来越强烈,首次做爱的痛感早已被快感成倍的超越! 我也可以完全发挥这根大鸡巴全部的能耐,插,挑,钻,磨,一招一式,都让我俩异常的愉悦! 沙发的高度,一直让我的做爱姿势很不舒适,“姐,搂住我脖子,使劲儿搂住。” “嗯,干嘛?啊!”淑甜很听话的搂住我。 我把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臂弯处,两手兜住她的美臀,一使力,我便直起腰来,也不知是不是淑甜的体重太轻,还是“晨鸣”的身体素质过硬,或两者兼而有之,脖子上挂着个美少女,但我并不觉得有多吃力,以前没少用过这个做爱姿势,但如此轻松却是头一次。我的两手托抱着淑甜嫩滑的臀部,不断的引导她的臀部做着钟摆运动。让她的阴唇快速的吞吐着我的肉棒。 “晨鸣,啊,嗯,姐好舒服,好美啊!抱着姐去我那屋。啊,啊!”淑甜的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所说的话,与呻吟声混成一体。 “嗯!”我答应着。 淑甜的屋在外面的西厢房,我就这样抱着她走出的正屋,到了院里,我故意用手使劲抓住她的臀肉,让她的性器和我的肉棒大力的撞击,发出巨大的啪啪声,她的爱液不受控制的从我俩性器的缝隙处流出来,滴滴答答的撒在院里的水泥地上。我的小恶作剧,得到了惩罚,淑甜用力的咬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越用力的撞击,她咬的就越狠。 我实在吃痛,两手便收住了动作,而且肉棒也需要在温暖的港湾中休息休息,“姐,别咬了,疼着呢!天气这么好,要不咱们就在院里弄吧!晒晒太阳多好啊!” 淑甜喘着气,“要死啊,你这小坏蛋!姐都快被你弄死了。” “姐,你真好,你要是我亲姐就好了。” “真是傻蛋,亲姐就不能让你弄了。嘻嘻!” “为啥?” “快点,姐还难受着呢,弄完了,再告诉你。快进我屋去。”由于我的鸡巴完全浸没在淑甜滑腻的肉洞中,淑甜扭动着腰臀,但这个姿势,她是不容易使上劲儿的,只是更增加了麻痒的程度。 我就这样“端着”淑甜进了的西厢,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女生闺房特有的清香,屋里收拾的很干净,这屋没有垒土炕,居然是张席梦思,床单干干净净的,被褥在边上叠的整整齐齐。 我把淑甜轻轻的放在床上,大鸡巴从淑甜的肉洞中脱离了出来,上面沾满了淋漓的汁液,但依然昂首向上挺拔着。 淑甜红潮满面,蠕动着白嫩的身躯,不断催促我,“好弟弟,快来啊!” 我稍事休息了几秒钟,也爬上床,重新分开淑甜的双腿,和淑甜开始了更激烈的战斗,少女的肉体是如此的有弹性,尤其是下体,我雄伟的肉棒在淑甜娇嫩的屄洞中,感到无与伦比的温暖和湿润,狭窄的洞口,那两片小阴唇紧紧的箍着我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像一次吞吐,我俩的肉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浑浊的爱液在每一次活塞的运动中,缓缓溢出。 看着淑甜脸上充满娇羞和性福的表情,我的兴奋感也再次提升,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肏屄的快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头脑中一片混沌,唯有那一次次猛力的插入,才是此刻生命的全部。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我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淑甜的体内,身体由于频繁使力,酸软的趴在淑甜身上,一动也不能动,肉棒也终于失去了力量,软软的收缩了下来,淑甜在我射精前的几分钟,已经兴奋的虚脱了,最后的冲刺,她几乎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 经过好半天的休息,淑甜才算清醒过来,轻轻拿指尖在我的后背滑动着,而我则一动不动的感受着小姐姐的爱怜! “快起来吧,姐得去洗个澡。”说着,用力一翻身,把我掀到一边,这时,我的龟头才完全从淑甜的肉洞中滑了出来,精液,爱液,血渍,使我俩的性器都是淋漓混乱不堪。 淑甜挪动着下了床,刚站到地上,便一只手揉着小腹,“哎呀哎呀”得小声的呻吟了几声,第一次便遇到如此大的鸡巴,让她的小屄着实经受一次血与火的洗礼,做爱的兴奋过后,疼痛感便逐渐清晰起来。 “姐,你没事吧?”我坐起身,心中还真有些愧咎感。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疼,你的家伙那么大,差点把姐肏死了。” “姐,我下回轻点。” “你这小坏蛋,还想着下回!”说着,已经一丝不挂的出屋去了。 “嘿嘿!” 二十四 趁着淑甜洗澡的功夫,我也拿手纸将肉棒周围的黏液擦了擦,一看床上,也有大片被液体阴湿的痕迹,只能让淑甜自己收拾了。 我回到正屋,穿上自己的短裤背心,录像带已经自动放完,我上前关上了录像机和电视。拿手纸把沙发边和地上明显的液体擦了擦,还好沙发面是皮质的,血渍没能印上,否则,还真不好弄干净。我无聊的靠在沙发上休息,一看时间,已经快4 点半了。 淑甜洗完澡,拿毛巾擦着头发进了屋,这时,她已经套上了另一件连衣裙。大大咧咧往我旁边一坐,把腿往我大腿上一搭! 我讨好似的,顺势在淑甜腿上进行了一番按摩。 “姐,你晚上去我家吃法吧!” “不去不去,我在家随便吃点就行了。” “哦!” “我说,晨鸣,你不是第一次吧!” “嗯?啥?啥第一次?” “跟我装傻?你之前玩儿过女人没!” “嘿嘿。没玩儿过!” “敢骗我?”淑甜一伸手,已经拧住我的耳朵。“说实话,你玩儿过谁?” “没谁啊!” 淑甜已经用上力,“快说实话,要不我把你耳朵拧下来。小卖部那个建群他妈,你玩儿过没?” “哎呦,哎呦!姐,你咋知道的?”我心说:“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才两天,除了和杏花干了一场,我连其他女人都没怎么见着过,建群他妈是谁我都不知道。” “我咋知道的,嘻嘻,还是我上次从城里回来呢,正好大中午的,我去小卖部想买根冰棍儿,我远远的看你进小卖部了,等我进去的时候,门关着,玻璃里头挂着‘有事不在家’的牌子,我就奇怪了,建群他妈嘛去了,你咋能进去?我透着玻璃往里看看,柜台那儿没人,我寻思你能上哪儿去呢,我就远远的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你从里头出来了,吃着冰棍往家走,我还从后面拍了肩膀一下,你忘了?我问你干嘛去了,你说买冰棍去了,然后就往家跑,哈哈哈。你小屁孩儿,看来还有不少女人惦记着啊!”说着,拧我耳朵的手按到我裤裆上胡撸了胡撸。 “嘿嘿!”我心想,“晨鸣之前还有这好事儿?” 淑甜自顾自的评论着村里各个大姑娘小媳妇的长短,别看她年龄不大,对于各种村里的八卦的事儿,还真知道不少,“建群他妈也难怪,男人接了老爹的班,在城里玻璃厂当工人,平时一礼拜回来一回,忙的时候一个月才回来一回,建群也跟着去城里上学了,有人说建群都不是他爸亲生的,嘻嘻。你可别跟人瞎说去。” “嗯!” “建群他妈,以前我看着挺老实的啊!人不可貌相啊!嘻嘻! “那建群他爸是谁啊?”我假装傻乎乎的问道。 “那谁知道啊,有人说是她那半身不遂的公公,老头玻璃厂上班时,让卸货的车给撞了,结果就半身不遂了,这才让建群他爸接的班,老头回家养病来,两口子结婚好几年,建群他妈也没怀上,老头一病,儿子一走,反而倒怀上了,嘻嘻!” “我说这,你听的懂吗?” “听不懂!”我茫然的摇摇头。 “听不懂更好,省的你外面瞎说去。有时你这这小子,跟傻子似的,说话都不利索,就知道吃啊玩啊,没比建军强多少。有时又好像不傻,上回听建军背课文,他还没背会呢,你就能背了,说话也不磕巴了。” “我舅妈说了,我脑子里原来有血块,前几天掉沟里了,脑袋又撞了一下,血块给撞开了,病就好了,说我以后也能上学去了。” “哟!”淑甜摸摸我的头,“那还真是好事啊!长这么一表人才的,脑子有病,多可惜啊!找媳妇儿都不好找!嘻嘻!” “姐,你给我做媳妇吧?” “呸,这么小,找媳妇干嘛啊?” “就刚才那样,光着屁股在床上杵来杵去的。是不是?” “哈哈哈,刚才那事儿,跟谁也不许说,说了,以后再也别想进我家门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我不说,跟谁也不说!” “乖!” 淑甜一抬头,看到墙上的钟,已经指向5 点钟了,“哟,海燕快来了!晨鸣,你收拾收拾,赶紧回家吧!” “哦!”我刚答应了一声。 门口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叫门声,“刘淑甜,刘淑甜!” “说曹操曹操到!”淑甜站起身,环视了一下,去给海燕开门去了。 我觉得也没啥自己的事儿了,也站起身,准备回家。 我还没出屋,两个女生已经手挽手说笑着进来了,两人年龄相仿,海燕比淑甜稍矮一些,也更瘦,同样的马尾辫,穿着一条半新不旧的蓝花裙,一手挽着淑甜的手,一手拿着一个网兜,网兜装着俩饭盒。 “哟,晨鸣也在呢!”海燕一进屋就看到我。 “嗯,嘿嘿!”我傻笑着挠挠头。 “他找建军玩游戏机来了,建军不在,我就跟他玩了会儿,正要走呢,你玩游戏机不?” “玩游戏机,插啥街门啊?你俩到底干嘛来着?嘻嘻嘻!” “姐,我回家吃饭去了。”我说着赶紧往门外走。 “晨鸣,我这带饭了,和我们一块吃吧!”海燕把饭盒往桌上一放。 “就他那饭量,这两盒都不够他塞牙缝的,整个一饭桶。”淑甜揶揄着。 “不了,我舅妈给我做了!”说着,已经加快了脚步,迅速走出了淑甜家。 二十五 天还很亮,街上除了几个孩子正在打闹,没啥人。这时间点,女人多在家里做饭,村里的多数壮劳力都打工去了。 我也不太想这么早就回去吃饭,沿着小路瞎溜达,一抬眼,看到“建群小卖部”的招牌,想起刚才淑甜说的建群他妈的事儿,又一摸兜,短裤兜里居然有1块钱,这时的冰棍我记得应该也就一两毛钱吧! 这个小卖部是拿自家的西厢房改的,在西厢房的外墙开了门和窗户,我走进了小卖部,一开门,门上连着的一个铃铛就“铛铛”想了起来,一个女人正坐在柜台后,一边端着茶缸子,一边看着旁边柜子上的12寸小黑白电视。女人头发上卷着好几个塑料卷发棒,30多岁的年纪,一双丹凤眼还真有几分味道,一条大睡裙套在身上,显得有点丰满慵懒。 “我买根冰棍啊!”我朝女人喊了声。 “这不是晨鸣嘛?怎么好几天也没上婶子这来买东西啊!”女人放下茶缸子,“进来到冰柜那自己挑吧!” “哦!”我看到冰柜在柜台里面靠着墙的犄角处,便从柜台侧面空隙蹭进去,把冰柜的盖子一掀。一看里面也就老三样,红果的,小豆的和奶油的! 我选了根红果的,刚要掏钱,建群他妈已经从背后挤住了我,绵软的的大奶子虽然隔着胸罩,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两坨柔软的乳肉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一只手也从我短裤的腰部伸了进来,在我弯曲的肉棒和蛋蛋上揉搓着。 “好几天不来,我以为你怕婶子了呢。婶子这多好啊,那么多吃的,你吃冰棍,你的棍子给婶儿吃,多好啊!” 我撕开冰棍的包装纸,毫不在意的吸溜起冰棍来。 “来,晨鸣,跟婶去里头。”建群他妈拉着我的手进了旁边隔断出来的小屋,刚才她坐的椅子后面就是一个简单的小隔断墙,将这间厢房隔成2 间,一半用作小卖部的门脸,另一半,基本是当成库房了,各种小零食的包装箱几大摞,整齐的靠在西侧外墙边上,靠北墙有一个简单小单人床,估计是建群他妈看店时打盹用的,东边则开着门,挂着竹门帘,这个门应该就是这间厢房本身的门。 建群他妈拉我进了这间屋,关上隔断的小门,迫不及待的把我的短裤扽了下来,自己把大裙子摞到腰间,蹲到我面前,用一只手轻轻捋着我的肉棒,温润的双唇和舌头则已经在上面吸溜了起来。 我此时站立着,依然不慌不忙的吃着我的红果冰棍,我吸溜着我的冰棍,建群他妈吸溜着我的大鸡巴,她的左手已经搁在自己的裆下玩起自己的生殖器,只是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她左手的动作,心中只是感到一丝好笑,我这才从一个少女的温柔乡中出来,又碰上一个三十如狼的家庭妇女。 经过建群妈的一番吹舔,我的肉棒又耸立了起来,“晨鸣”这精力还真是不得了。 建群妈见我的肉棒已经坚硬非常,于是站起身牵着我的肉棒,向床的方向挪动了几步,“来,来,鸣儿,往这来。” 丰腴的身躯来到床边,迅速扯下自己的内裤扔到床上,自己则跪倒床边,趴下身子,撅起巨大雪白的屁股,两只手尽力向两侧掰着巨臀,将肉缝扯开了一道大大的缝隙,“鸣儿,看见缝儿了吗,还像上回似的,把你那肉棍子往缝儿里插。” 我心里一阵暗笑,“以为我还是傻小子呢吧!” 女人这种姿势,还真是满诱惑的,目标是如此明确和清晰,我扶着肉棒的根部,直奔湿润的缝隙深处。 整根肉棒没入后,传来建群妈一声舒缓的闷哼声,我含着还剩一点冰的冰棍棍儿,扶着这个婶子的胯部,开始了进进出出的动作。 毕竟是成熟妇女生过孩子的阴道,尤其是刚刚才和少女的阴道交合过,对比是明显的,但进出无碍,加上爱液的润滑,我可以不用像干淑甜那样,有时需要怜香惜玉般的缓插慢入,现在完全可以尽情的释放出全力。 进出了几下,稍微适应了之后,就开始了狂风暴雨,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顶到尽头,建群妈在我的攻击开始不久就已经开始了似痛苦似快活的叫声,由于这张小床宽度比较窄,建群妈不得不用双手推着墙壁,以防止我每次猛烈的撞击,让她的头部撞到墙上。 “妈呀,啊!啊!鸣儿,你可真会弄啊!啊!啊!” “婶,你是不是疼啊!我小点劲儿!” “啊!啊!不疼,啊,不疼,舒坦着呢,别歇着,使劲弄!婶好受着呢!婶儿就是缺男人弄。” “婶儿,我叔不弄你么?”我边抽插着,边问道。 “啊,你叔那玩意儿早就不行了。” “咋不行得?” “那年冬天掉河里,啊啊!把鸡巴伤了。鸣儿,你的鸡巴怎么长得?啊!干的婶儿心眼儿里去了!啊!啊!” 得到身下女人的夸奖,我只有以更大的力量以回应!每一次的撞击,都会让她巨臀上的臀肉不断的震颤,荡漾出一层层的波纹!并发出巨大的“啪啪”声。 正当我俩正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铛铛裆”声音传来,小卖部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买东西嘞,有人在呢吗?建群妈?” 我俩瞬间都清醒过来,我停止了动作,往床后让了让,建群妈已经起身,喊道:“有人有人!等会啊!”将裙摆往下一撂,趿着鞋开了小屋的门。 “哟,翠花,买啥呀?” “打瓶醋!” 我在里面一听,原来是舅妈,本想在小屋里待会,等一会买东西的人走了,再继续和建群妈温存,一转念,反正今天已经射了一次,还得保留点精气,万一晚上杏花还要的话,也得给她再留些啊!日子长着呢,别太累着自己了。 于是,我从里面探出头来,“舅妈!” “唉?你小子怎么在这儿!” “我来买根冰棍!” “是是是,鸣儿来买冰棍,前两天不是说鸣儿病了么,我这做婶子的,也没啥好送的,我里屋有好吃的,我让他自己挑挑,喜欢啥就拿啥,算婶子送鸣儿的!”建群妈反应倒快。 “我就拿这包大大泡泡糖吧!”我随手在里屋一个靠近我的盒子里拿了包糖出来。 “那哪儿行啊!你这也不容易啊,一个人撑着一个家。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啊!”舅妈又冲我说道:“赶紧出来吧,也该回去吃饭了,一下午,就知道傻玩儿。” “唉!”我拿着糖从柜台边绕出去,站到翠花身边。 这时,建群妈已经把醋瓶打满,递给了翠花。 “来,算算,拢共多少钱啊?” “醋是5 毛,那包糖就让鸣儿拿着吃吧,翠花,咱俩还那么生分?” “行!”舅妈放在柜台上一张5 毛的票,“得,晨鸣谢谢你婶子没有啊?” 我把嘴里的冰棍棍儿拿出来又舔了舔,说道:“谢谢婶儿!” “行了,忙吧,我们回家了!”说完,拉着我的手就出了小卖部。 “鸣儿,有空就过来玩儿啊!” “唉!”我答应着,心说,“你不就想玩儿哥的鸡巴么!”建群妈肯定意犹未尽,自不必说,我也是故意给她留个念想。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エロワンピースエロい在线】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