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金瓶梅 杨思敏】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8)

虞夏群芳谱

. 虞夏群芳谱 作者:好色真人2022.5.9首发于sis001 前注:关于绿,那肯定是不会有了,那倒不是启怕这个,如果是夏伯这么要求,启说不定就答应了,启不愿意给箕就是因为箕这种贪得无厌,本来就没有掌握启什么,却想要启为他做事,启如果真的帮了,那可谓后患无穷,所以启在他提出要求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杀了他了。 (中 十八) 众人在附近修养了三天,等到伯益伤势好了之后,大家才离开这里。 回到兖州的大营之中,箕看到了启,露出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然后告诉夏伯,这些时日,他们已经疏通了兖州的两条水水路,这些水路汇合在雷夏泽,然后继续向东流,和济水一起汇入菏泽。 至于菏泽的水,就现在是合泗水入淮,因为菏泽以南就是徐州境界,他们没有得到夏伯的命令,不敢擅自治理。 夏伯点点头,赞扬了一下箕,能够很好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 箕嘴里说着这一切都是夏伯安排得当,但是脸上却充满了自豪的笑容。 当天晚上,启先是找到了箕,说自己如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让箕等待自己几天,箕警告启,启若是不想江离仙子知道那件事,那么就乖乖按照自己说的做。 启说自己一定会尽快将这件事给安排好,不会让箕失望。 从箕这里离开之后,启找到了飞廉仙子,见到飞廉仙子,启脸上露出了犹豫了神情,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飞廉仙子见到这个情况,对着启说:“阿牛兄弟,你是不是想和我说箕的事情?” 启叹了一口气,对着飞廉仙子说:“仙子,这一件事,我不知道是否说出来,都怪我,都怪我有眼无珠。”说着,启就自己扇自己耳光起来。 “阿牛兄弟,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你别这样。”飞廉仙子拉住了启,启连忙收回了手,一咬牙,将事情告诉飞廉仙子。 启说箕一直记挂着飞廉仙子,今天晚上也去和夏伯说过这件事,希望夏伯能够看到他这一次治水有功的份上,前去向飞廉仙子提亲,不过夏伯还是希望尊重飞廉仙子的意思,让飞廉仙子决定,若是飞廉仙子真的要嫁给箕,夏伯自然会帮他们主婚。 箕见自己这样的功劳都无法让夏伯提亲,自然心中恼怒,于是找到了启,递给了启一瓶药。 启说到这里,将落红给拿出来,交给飞廉仙子说:“这药叫做落红,小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他只是告诉小的,让仙子服下之后,通知他就可了。” 飞廉仙子听到落红两个字,脸色一沉,愤恨说:“本仙早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了,没有想到他既然如此下流歹毒。” 启不断磕头道歉,说自己不想做这件事的,但是箕威胁自己,说启就算不帮自己,他也会用强的,到时候他回到君子国,夏伯难道还敢来君子国找事吗? 到时候,启因为保举箕,难道不会受到惩罚吗?这灵儿的事情,夏伯已经网开一面,没有责罚启了,现在又来一个箕,夏伯为了服众,自然不会在放过启了。 “小的真是有眼无珠,屡次让奸人进入营中,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看到启声泪俱下,脸上全是羞愧之色样子,飞廉仙子劝慰说:“这件事和阿牛兄弟无关,自古知人知面不知心,阿牛兄弟,你不应该为了这些小人而责备自己。” 飞廉仙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思索说:“这件事,我们就算告到夏伯那里去,他也可以说是阿牛兄弟你说谎,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办好。” 飞廉仙子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启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飞廉仙子看启这个样子,询问说:“怎么了,阿牛兄弟是否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的,小的觉得,这件事我们如实禀告夏伯,以夏伯的贤明,一定会明白的,小的觉得以欺行事,不是君子所为。” “阿牛兄弟,你一片赤诚,本是好事,但是对于箕这种奸诈小人,你若是赤诚,反而会受伤,既然阿牛兄弟你不愿意骗人,这件事那就这样。” 飞廉仙子说着,将落红还给启,告诉启说:“后天我将要外出沐浴,当时候你就送来食物,你可以将这落红放入其中。我自然也不会服用,到时候你可以告诉箕这件事。这也不算是欺骗了,毕竟你的确将药放入到食物之中了。” 启还是劝说飞廉仙子,不如将这件事告诉夏伯,飞廉仙子说这件事口说无凭,自己能够相信启,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就觉得箕不是一个好人,但是在外人眼中,未必是这样的。 飞廉仙子说自己心意已决,启到时候按照自己说的做就可以了。 启还是有一些不放心,再三叮嘱飞廉仙子,一定要注意安全。 飞廉仙子说如今他们是有心算无心,这箕修为又不是多厉害,她不会有事的。 启最后被飞廉仙子说服,告诉飞廉仙子,到时候自己也会前去,若是出现什么意外,自己就算拼命,也会保飞廉仙子安全。 飞廉仙子见启那坚定的眼神,本想拒绝的话,还是咽了回去,谢谢了启的好意。 回到自己的营帐,蕙芷公主似笑非笑地看着启,走到了启的身边,对着启说:“这一瓶落红,本来应该是妾身喝的,为什么夫君你会告诉飞廉仙子。” 蕙芷公主说到这里,手指轻轻滑过启的脸颊,对着启说:“夫君,妾身若是喝下了,你会救妾身吗?” “殿下,你不会喝下的。”启声音平静地说着,他的双眼无神,和蕙芷公主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对视。 蕙芷公主伸出手,紧握住启的手,对启说:“夫君,我们就这样一辈子牵着手走下去,永远不分开。” “殿下,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启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就这么休息了,看着启这个样子,蕙芷公主忍不住叹息一声,将启拥入怀中,让启的头埋在自己那高耸的乳房上。 蕙芷公主将启没有什么动静,轻轻抚摸启的头发,然而启如同石头一样,丝毫没有反应。 蕙芷公主只能低下头,在启的耳边轻轻说:“夫君,我多想这样,千年,万年,你都陪伴在我的身边。” 一夜无话。 接下来,夏伯一行人准备前往青州,但是没有想到徐州那边传来消息。原来这菏泽入淮之后,霸占淮水的无支祁却再次想要北上了。 夏伯于是改变了计划,先平定这无支祁,在继续东行。 到了飞廉仙子计划这一天,启按照飞廉仙子的安排,给飞廉仙子送了食物,在飞廉仙子离开之后,蕙芷公主也离开了。 启找到了箕,告诉箕,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如今蕙芷公主出去沐浴,正好是箕的机会。 箕大喜,拍拍启的肩膀,告诉启,这件事若是成了,启是他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朋友,启的恩情,他会永远铭记在心。 启神情难过,小声告诉箕,希望从今往后,都不要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箕随口说是,然后前去启说的那个地方,至于启,也慢慢跟在后面。 箕到了启说的那个地方,那是一个幽静的山谷,绿荫蔽日,夏风送爽,箕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了戏水声。 他心中不由窃喜,悄悄靠近,看到了远处石头上面放着女式服装,仔细一看,似乎是飞廉仙子的衣服。 箕虽然心中奇怪,但是对于飞廉仙子,箕一直有想法,反正药效发作有一段时间,箕准备先见见这意外之喜。 箕到了石头旁边,偷偷伸出头,准备观看的时候,却察觉到不对劲,他立马后退,但却没有多大用,他只见自己眼前出现了旗子的影子,这些影子快速飞行,将他包围起来。 箕很快就察觉到背后有一股力量将自己挡住,他不得不停下来,警惕看着四周,开口说道:“飞廉仙子,在下非是有意,还请仙子恕罪。” “你这无耻小人,若不是有意,你如何能到这里?” 听着飞廉仙子冷冰冰的话语,箕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可能告诉飞廉仙子,自己是为了蕙芷公主到了这里。 箕只好说自己是无意之中到了这里,也顺便说自己见到了飞廉仙子的衣服,一时鬼迷心窍,这才有所冒犯。 箕这么一说开,顿时有了思路,开始诉说自己的对于飞廉仙子的爱意,说自己从见到飞廉仙子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飞廉仙子了。 自己这些年,陪伴在夏伯身边,协助夏伯治水,也是因为飞廉仙子。 箕也顺势说,这一次自己也和夏伯提亲,夏伯说了,等到治水结束之后就为他们主婚。 说到这里,箕就解释,也是因为夏伯这么说了,自己将飞廉仙子当做了自己的妻子,这才会犯下这样的错。 箕说完之后,心中暗自感叹,自己这一番说辞,应该能够感动飞廉仙子。 他当然不知道,他这么说,反而落实了启说的那一番话,飞廉仙子听到之后,冷哼地说:“你喜欢我,喜欢到用落红吗?” 听到落红这两个字,箕下意识说:“怎么,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 说完之后,箕察觉不对,连忙说:“不,不,飞廉仙子,你听谁说的,我没有想过对你使用落红。” 箕念头急转,他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对着飞廉仙子说:“一定是阿牛,一定是他在背后挑拨。” 他这样的解释,飞廉仙子自然不会理会,对着箕说:“你不用在掩饰了,你的事情本仙子已经全部知道了,今日本仙子让你到这里,就是准备永绝后患的。” 飞廉仙子在得知落红的事情之后,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就算是告到夏伯那里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到时候箕记恨在心,不知道会想出什么法子,为了自己安全,飞廉仙子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 飞廉仙子催动定风幡,四周的空气都好似凝固一样。 箕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而是放出了飞剑,这飞剑四处飞旋,却始终在定风幡的包围之中。 箕心中开始着急起来,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而且飞剑也好似飞在淤泥之中,逐渐难以行动。 箕不愿意坐以待毙,将飞剑收了回来,然后对着左手手心一拉,箕左手顿时出现一道血痕,箕将自己的左手鲜血涂抹在飞剑上,然后右手在飞剑上画了一道符。 箕念念有词,这飞剑放出了红光,随后红光一闪,一根定风幡落在地上,红色的剑光从那里窜了出去。 不过这一道红光这才飞出去,就被一道绿色刀光斩在上面,红色光芒顿时暗淡下来,不过这红色光芒速度更加快离开了。 这红色光芒飞了接近一个时辰,才落到一处山中,红色光芒消失,箕再次出现,他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杵着自己的飞剑。 不过这一用力,飞剑就化作了碎片,没有支撑点,箕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在箕准备爬起来的时候,他胸口一疼,他用仅存的力气转过头,看见启那冰冷无情的脸,他伸出手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胸口疼痛却更强了。 箕这本来要伸出手,最后只能无力的落下。 启到了这一刻也没有放松,而是将箕的头斩下来,然后找来树木,直接将箕给火化了。 在火化之后,启将骨灰给收起来,然后眼泪落下来,他再次放出双双,回到了夏伯营帐之中。 到了营帐,启立马跪在地上,向夏伯请罪。 夏伯听到这话,有一些疑惑,询问启这是怎么回事。 启将事情说了出来,说箕利用自己给飞廉仙子下药,自己将事情给飞廉仙子说了,飞廉仙子制定了一个计划。 说到飞廉仙子执行计划的时候,启也说自己虽然察觉不对,本应该和夏伯说的,但是却一时胆怯,才导致了后来的事情。 启说自己到了之后,刚好看到红光,于是启就带着双双追了过去,可惜的是,自己却是慢了一步,等自己到了之后,箕已经被残忍伤害了,尸体碎了一地,自己没有办法,只好先将箕火化,日后送到君子国,让箕能够落叶归根。 夏伯听到这里,告诉启,火化箕这件事没有错,如今洪水泛滥,治水是第一要务,对于安葬,也不需要那么讲究。 这时候飞廉仙子也听到消息来到帅帐之中,将事情说了,并且说箕的死和自己有关,和启无关。 启也将罪责担在自己身上,夏伯召集众人,将这件事说了,大多数人听了之后,都认为启没有错。 这时候,鸿蒙氏走进来,告诉夏伯,他们已经查清楚了无支祁的事情,这无支祁自己住在龟山的宫殿之中,他三个儿子分别镇守其他水域,都自称太子。这千里之内的木魅,水灵,山妖,石怪无不听从他父子。 夏伯听了之后,看着众人说:“既然他们分散四处,我们不如各个击破。” 鸿蒙氏告诉夏伯,距离他们最近的就是无支祁的大儿子,夏伯让鸿蒙氏七人前去探查这位所谓大太子。 启也主动请缨,希望自己这样能够恕罪。夏伯想了想,点点头,告诉启,这不是恕罪,自己答应是因为启做事有分寸,头脑灵活,能够很好帮助鸿蒙氏他们。 启点头说是,于是他和鸿蒙氏七人准备出发,这时候蕙芷公主到了启跟前,告诉启,自己希望能和启一起去。 启摇摇头,告诉蕙芷公主,如今无支祁怕是知道夏伯要对付他,应该会下手对付夏伯,蕙芷公主留在这里能够更好的保护夏伯。 蕙芷公主嘟嘟嘴,对着启说:“夫君,在妾身心中,你比夏伯重要多了。” “殿下,此次前去,吉凶难测,你也是见识过奔云的厉害。” 蕙芷公主听了之后,想了想,笑着说:“夫君,你这是担心我的安危。” 启没有说话,蕙芷公主笑着说:“既然是这样,那么妾身就不勉强了,妾身会在这里等着夫君回来。” 启和鸿蒙氏七人一起前去光山,在光山休息了一下,乌涂氏将一颗避水珠交给启,让启呆在这里,他们先去看看情况。 启点点头,他看着乌涂氏七人进入山脚的之中。 在七人消失在淮水之中之后,启听到了咳嗽声,启不由转身看过去,启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缓步走上山来。 见到这老人,启恭敬行礼,没有多问。 这老人走在了启的面前,嘴里喃喃说:“夫女之胜于男,犹水之胜火,知行之如釜鼎能和五味,以成羹臛,能知阴阳之道,悉成五乐。” 老人这一段话说完之后,就不在多言了,启倒是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是他不知道这老人为什么说这个。 “小的不明白,还请老丈开示。”启倒是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开口问。 “后天五德,自身为鼎,虽然能和五味,但是女若胜男,如水胜火,猰貐这么多年参悟,而不得,就在于此。” 这老者说到这里,也就继续说:“你在想,猰貐的修为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女胜男,他不过金德而非五德之体,其他四德,自然女以胜男。” “这五行相生吗,世人皆知,猰貐妄图以土德养金,以火养土,依次早就后天五德,却不知土以生金,火生土,金强木弱,木德如何能成?如何以木生火?” 启听到这里,跪在地上,行了三拜大礼,希望老人能够教授自己如何修炼这素女心经。 老人看着启,叹气说:“传授你倒是不难,只是你真的要修炼这后天五德吗?老夫可以告诉你,你日后必定会后悔,你也要修炼吗?” “小的如同水中浮萍,随波逐流,哪里谈的上什么后不后悔。” “我这次前来,一是为了我那徒弟,二就是因为了你那誓言,任何誓言,上面都会记录的,太多立誓而无法做到的,大家早就看开了,但是你却不同。” 老人说到这里,看着启毫无表情的样子,对着启说:“你在立下誓言,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本来我们不应该过多干预,但是有人对你心生怜悯,所以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包山之墟,你若后悔了,可以前去那里。” 启感谢老者的帮助,老者见启不为所动的样子,回到原来的话题:“你非是五德之体,反而不用在乎五行相生,你只需要五德同引,就足够了。” “至于你原本的修为,自然要化去。五行石帝舜已经赐给你了,到时候她们五人以五行石为寄托,炼石入体,易经伐髓,你的后天五德之躯就成了。” 老人也不在说下去,因为接下来的方法,素女经之中都有。 “老夫也应该走了。” 老人看着山脚下淮水波涛荡漾的样子,叹息一声,离开这里。 在这老人消失的瞬间,正在修炼的蕙芷公主,识海里面突然出现了这个老者。 “你是什么人?” 蕙芷公主心中颇为吃惊,这能悄无声息侵入自己神识,应该是神位的高手。 “老夫有很多名字,老夫都已经不知道,你若是非要称呼老夫,那么老夫就叫真行子。” 真行子说完之后,对着蕙芷公主说:“老夫此次前来,也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若是日后有了决断,可以前去包山之墟。” “只不过你要做的那件事要花费很多很多时间,等到情树开花鲛珠老,沉香燃尽鱼膏灭。” 老人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蕙芷公主这时候也睁开了眼,她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泪,但是在听老人的话之后,蕙芷公主心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蕙芷公主知道,情树是天下最为奇特的树,虽然也是一岁一开花,但是她以四千年为春,四千年为秋,这一岁就是八千年。 鲛人泪珠,是泪水所成,更是难以变黄,就目前来说,没有人听说过鲛人珠变老。 至于沉香,更是百年一寸,帝山如今还有当初黄帝曾经点燃的沉香,这一注高香,到如今不过才燃烧了五分之一左右,这要燃尽,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鱼膏烛是帝登天之后点燃,这鱼膏烛传闻永远燃不尽,这样可以永远照亮帝陵。 蕙芷公主明白,这老者说这件事要很多年很多年去做,她很快心中就有了决断。 “夫君,不管你什么时候能喜欢上我,我都会守护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蕙芷公主就被夏伯召见,到了帅帐。 进入帅帐之中,蕙芷公主看到了乌涂氏和陶臣氏,见到这个情况,蕙芷公主一愣,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 夏伯看着蕙芷公主,对着乌涂氏和陶臣氏说:“人也到齐了,你们说说吧。” 乌涂氏于是解释起来,说他们昨天前去大太子那里,见那些看门的小妖没有什么本事,就抓了几个询问消息。 他们得知这个无支祁的确知道夏伯要来讨伐他了,于是就先让自己的两个义子前去涂山,去抓夏伯的两个妻子。 他们本想去禀告的夏伯的,但是因为这两位太子已经先去了,他们为了避免白来一趟,就决定先将这个地方铲平。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中计了,这两位太子的确前去抓人了,不过奔云却呆在这里,奔云算计到夏伯的人肯定回来捣乱,距离夏伯他们最近的自然是大太子这里,所以就先埋伏在这里。 乌涂氏等人被包围,想要逃跑,但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奔云一把缠龙枪,将他们压制死死的,最后他们都被擒拿了。 乌涂氏说到这里,略带歉意的看着蕙芷公主,告诉蕙芷公主,他们两个能发出来,是因为启前去求情。 启将自己扣在那里,乌涂氏他们两人才能回来。 夏伯让乌涂氏他们关于这一点详细说说,乌涂氏他们说,启见他们没有回来,知道他们被抓了,于是到了这大太子的府邸,说自己留在这里,希望奔云能够放过乌涂氏他们。 奔云自然不会答应,告诉启,如今启自投罗网,自己为什么要答应。 启说自古以来,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如今无支祁以黑帝自称,那么就要帝王气魄,乌涂氏他们的确可以说是擅自闯入被抓,而自己却是以夏伯使者前来的。 奔云听了之后,倒是没有说什么,启告诉奔云,既然夏伯已经先礼后兵了,那么不如奔云也先礼后兵,派遣使者去告诉夏伯。 当然奔云若是担心自己人被扣押,不如让乌涂氏他们转达一下。 奔云思索了一下,于是决定让乌涂氏他们两个人前去告诉夏伯,让夏伯没有必要为帝舜效命,若是夏伯能够帮助自己,那么河水以北就是夏伯的,他可以和夏伯以河为界。 当然夏伯若是执迷不悟,他的手下和妻子就难保了。 等乌涂氏说完之后,夏伯看着蕙芷公主和江离仙子,对着她们说:“有劳两位前去涂山,打探一下情况。” 蕙芷公主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伯益就先开口说:“弟妹,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阿牛带回来的。” 夏伯点点头,告诉蕙芷公主,涂山那边不缺乏能人,或许已经抓住了那两位太子,到时候蕙芷公主他们能够用这两位太子将启给换回来。 见夏伯这么说,蕙芷公主也不在多说了。 这边开始安排,而大太子的宫殿之中,启平静坐在那里,看着正在享乐的奔云。 “你说你们的夏伯会答应吗?” “夏伯不会答应。” “我若是文命的话,我肯定会答应,文命对付一个小小的三苗都那么吃力,更不用说对付我们。” 奔云说到这里,说不出的得意,告诉启,虽然文命那边仙位高手很多,但是他们这一边也不少,而且他们这边真人位的高手就有数千,这十二国没有任何国家有这么多高手。 “这些都不是小的所能知道的,小的只是相信夏伯。” “你倒是挺忠诚的,本宫这个人,最喜欢就是你这样的人,若是你能投靠本宫,日后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 “小的谢过三太子的好意了,只是小的已经下定决心报答夏伯,一辈子在夏伯那里效劳。” 奔云一笑,看着启面前的菜肴说:“这些都不符合你口味吗?本宫看你丝毫没有动筷。” “小的生来贫贱,吃不惯这些东西,小的吃点菜羹就足够了。” “很好,有些人就是不知道高低,稍微宠幸了几天,就把自己是什么身份给忘了。” 奔云这话若有所指,正在奔云怀中舔舐的美女突然身子一僵,奔云冷哼一声,这个女子顿时被甩上天,落下来的时候,挂在了那缠龙枪上面。 奔云眼神看了看旁边的侍女,旁边的侍女连忙将酒杯放在缠龙枪旁边,让血顺着红缨落入到酒杯之中。 等到接的差不多了,侍女赶忙递给奔云,奔云一口饮尽,大笑三声。 四周的人都配合着笑了起来,奔云看着他们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大哥的亲信,你们要记住,你们永远是我家的下人,本宫的话就是大哥的话。” 众人连忙说是,然后再一次忙碌起来。 奔云询问启,关于夏伯那边的高手,尤其是伯益的消息,启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样一直说到晚膳,奔云对着启说:“你这样不算是背叛夏伯吗?” “小的不这么认为,小的认为三太子你就算知道了,也不是夏伯的对手,夏伯能够百战百胜,是因为他仁心仁德,而不是有仙位高手。” “至于小的告诉三太子,因为三太子你待小的有礼,小的自然也应该以礼相待,小的若是知到了却不说,那岂不是对不起三太子。” 奔云点点头,看着启说:“你倒是有一个有意思的人,你先下去休息吧。” 启说能否将这些菜肴送给鸿蒙氏他们,这些菜肴若是就这么倒了,也是浪费。 “随便你,这本来是本宫赏赐给你的。” 启再次谢过之后,将这些食物带去了牢房,见到启这样,鸿蒙氏他们就放心了,他们本来想要问什么的,启先开口,告诉他们,让他们安心住在这里,不要想着逃跑,夏伯一定会来救他们,他们如今要做就是一件事,那就是等待夏伯的救援。 “诸位,所以在夏伯到来之前,大家有什么怒气还请忍耐。不要因为一时意气,送了自己性命,这是夏伯也不愿意见到的。” 众人点点头,说他们知道了,并且告诉启,若是启有机会离开的话,一定不要管他们,自己可以逃走。 “诸位,我们既然一起来,自当要一起离开,诸位不要再说了,安心养伤吧。” 启没有在多说什么,和这些人呆在牢房里面,这其中有人来过,告诉启,启是夏伯的使者,可以去客房休息,但是启拒绝了,说自己和同伴住在一起就好了,奔云的好意,他心领了。 奔云也没有强求,就让他这么待着了。 启这样的生活没有过多久,翌日早上,启就被爆炸声给惊醒了。 启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小妖走到启的身边,对着启说:“使者,三太子者有请。” 启和这个小妖到了大殿,见到奔云正在穿戴铠甲,奔云看到了启,对着一个仆从说:“好好照顾夏使,等下莫要夏使受伤了。” 这个仆从说是,到了启的身后,启感觉到这人神识一直锁在自己的背上,启知道自己若是稍微有动作,这人就会出手。 奔云穿戴外边,走出这宫殿,启跟在身后,看到了这附近的水都被染红了,四周全都是尸体。 “哪里来的小辈,竟来本宫面前捣乱。” 奔云大喝一声,缠龙枪一划,淮水分开,奔云等人就出来了。 启他们到了光山山上,看到不远处的站着一群人。 为首的那个白衣飘飘,一声如雪长发,让人不由注目,启仔细一看,竟然是云华仙子。 云华仙子脸上还是那种慵懒的样子,闭着眼睛,好像就这么站着睡着了一样。 在云华仙子身后,启看到了蕙芷公主还有江离仙子,在她们旁边,就是那两位太子了。不过这两位太子被五花大绑,神情憔悴,没有当日在竹山的傲气了。 奔云看着云华仙子,脸色一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冷哼一声说:“瑶丫头,你不好好呆在你的巫山,来这光山干嘛?” “奉帝命,平定无支祁。”云华仙子还是那样不在意地说着,奔云听到这话,讥讽说:“是吗?本宫可是听说,前些日子,你们五族圣女被一个叫做毕方的小辈给伤了。你们五个尚且奈何不了毕方,如今还想平定我们,真是好笑。” 听到毕方这两个字,云华仙子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了,她双手一抖,顿时两道白虹冲天而起,这原本还没有怎么亮的天地,照耀得如日中天。 “三太子,小心,是列缺。” 一个大妖提醒奔云,奔云点点头,这列缺是白帝护身剑,也是金族神器之一,这列缺神剑,能感金性灵气,生雷电,动风雨,在帝轩辕时期,就是天下十大神兵之一。 列缺剑出现,被捆着的两位太子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十分畏惧的看着列缺。 奔云见到这个情况,丝毫没有理会,拿起缠龙枪,黄色神龙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启明显能感觉,这一次威势更强。 见到这个黄龙,列缺剑发出白光,白光之中,一只电虎奔涌出现,它一声虎啸,四周修为浅薄未免心神被摄,尿了裤子。 这黄龙和电虎尚未有触碰,四周的威压就让人难受,一个大妖走到了启的身边,握住启的脉门,然后形成一道罡气,保护两人。 龙虎都凶恶的冲向对方,在相撞的那一刻,顿时出现了炫目光芒,启虽然早就闭上了双眼,但还是感觉到眼前一片光亮。 在光亮之后,就是大风刮来,幸运的是有这个大妖的罡气抵挡,这风只是吹得启衣服作响,在风声之中,还有就是那些小妖的哀鸣。 很快启感觉到了天下下雨了,这雨可以说是倾盆,一瞬间就将启的全身打湿了,落在启脸上的雨水,启甚至还感觉到血腥味。 启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睁开眼睛,看着四周一片狼藉,不由摇摇头。 他也注意到了奔云,奔云虽然还是站着,但是这缠龙枪却成了他依靠,启怀疑,没有这缠龙枪,奔云是否还能站稳。 “瑶丫……咳咳,本宫承认,你倒是有本事,刚才这一击之后,你也是受了重伤,我这边还有人,你若是放了我两个哥哥,我就让你们离开。” 云华仙子没有回答他,这时候四周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列缺双剑飞上空中,雷电劈在列缺双剑上,反而增加了列缺剑的白光。 看着列缺剑游走在乌云之中,吸收雷电的样子,奔云站起身来,到了启的身边,坦然说:“云华仙子,你若是不在乎夏伯使者性命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吧。” 蕙芷公主一直盯着启,见到这个情况,忍不住说:“奔云,你若是敢伤害他,那么你这两个兄弟,今天也会没命。” 奔云笑着说:“几位仙子,既然是要换人,至少拿出换人的诚意来,我们这边有六个人,而你们那边只是两个……” 奔云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两把列缺剑架在了自己两个哥哥脖子上。奔云只好无奈地说:“云华仙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放人。” “好,去将人带上来。” 奔云看着自己两个哥哥恐惧而期待的眼神,只能做出这个决定,他可不敢赌,如今自己身边的大妖基本是大太子的人,自己就算想要故作镇定,这些人也不会答应。 而且如今强敌再侧,奔云也不想惹麻烦。 鸿蒙氏几人被带上来之后,奔云对着云华仙子说:“云华仙子,你乃是金族圣女,我们交换之后,你们立马离开,就算要攻打这里,也先修下战书才是。” 云华仙子没有说话,但是列缺剑却消失了,奔云不由松了一口气,对着启说:“夏使,你说的不错,这一次看来是夏伯赢了。” 启没有说话,和鸿蒙氏他们走了过去。蕙芷公主见到启到来,也不顾其他,一把拥抱着启,看到这个样子,奔云感叹说:“早知道这人这么好用,也不用答应的那么快了。” 这时候云华仙子再次用慵懒的声音说:“我们走吧。”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金瓶梅 杨思敏】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