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原神阿三】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6)

虞夏群芳谱

【虞夏群芳谱】(原名:启) (中篇 16) 作者:好色真人 2022.3.9首发于sis001 前注: 十分感谢5202really这位书友的回复,其实那几天我一直反复看你这评论,但是因为年底了,本想码一章回复,结果一直没有时间。 就如同阁下说的,这是两帝到三王的时代,是公天下变家天下的时代,这是一个激荡的时代,五千年未有变局,在这个时代也十分恰当,至于二帝,帝尧和帝舜我尽量都不会写一些负面的。 至于大禹,虽然他做了一些坏事,不是道德完人,但他治水终究是对于华夏来说是一大功绩,所以大禹在我这里也是正派形象,而不是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至于欢兜这样的三凶,也不会翻案成为什么英雄。 启喜欢宵明,有你说的那种意思,这是我自己没有察觉的,其实文章写出来,很多时候就是水到渠成,作者有时候都会没有察觉。不过传子这件事,我在终章用一种谐谑的方式来写,若是太康真的是宵明的儿子,那么夏朝的历史或许就会改写(笑)。 的确有双结局,在洞庭一战分开,启已经挣扎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要有一个梦,两个结局,启最后终究是有一个美梦。写终章也是当时情感酝酿而成,自然写成,等到更新,自然会放出来,现在就姑且算是给群友一点福利。 感谢你的回复,再三拜谢。 启说完之后,宵明看着他,只是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这里。 至于启,也被当康带着离开这里,到了蔓蕖之山,当康将启放在山脚之下,就径直离开了。 启没有走多远,就遇到了横革,横革看到了启,连忙打招呼,询问启怎么到了这里。 启说自己这边遇到了一点事,无意之中到了这里,倒是横革不在夏伯营帐之中,到这里为了什么。 “阿牛兄弟,夏伯听人说,这里有个婴儿啼哭,夏伯认为可能是弃婴,所以让我来寻找。” 启点点头,说自己也帮忙找找,于是两人这在山中寻找了半个时辰。横革就听到了婴儿啼哭的声音,于是启两人就寻着声音前进。 这越来越近,突然从那声音出钻出来一直虎身人面的怪物,咬向启,横革见状,长戟一挥,格挡这个怪物。 那怪物一击不成,立马转身就跑,横革准备去追,但是担心启的安危,启拔出了自己的玉衡剑,示意横革前去追,横革于是前去追了。 启警惕的注意着四方,这时候一个冰冷地声音说:“毕方,本宫要问你一件事。” 启立马跪倒在地,行礼说:“旱魃大人,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女娃手上是否有息壤。” “就小人所知,的确是息壤。” “咳咳,你前去青要山所谓何事?” “奉夏伯之命,请武罗仙子下山。” “武罗仙子可曾告诉过你什么?” “小的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是蚩尤的事?” 启没有在回答,而是点点头,这时候旱魃对着启说:“那么你感应到了什么?” “小的在山中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 旱魃也沉默了,这时候烛九阴的声音出现说:“毕方,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当康送小的来的。” 烛九阴出现在启的面前,让启站起来,启虽然站起来,但还是低着头,看着地上,不敢四处打量。 烛九阴和旱魃没有说话,这样沉默了一刻钟,旱魃才开口说:“这人不是你的心腹吗?你有什么不好说的。” “有些事情他不愿意知道,我和猰貐不同,猰貐说完,总是想着自己的人去死。” “这个物品,若是你拿了,只怕大家会不服。” “我若是不拿,这天下没有谁能够拿了。” 旱魃沉默了,过了良久,旱魃才开口道:“这个东西你倒是可以拿走,不过有一件事你必须要做。” “自然。” 随着这一声自然,启感觉到一阵风声,等了一会儿,这里就没有人了。 启也没有多待,他心中知道,夏伯想要的东西就是绛霞仙子和自己说的那个,看来这个东西不简单。 不过这个东西对启来说,没有什么用,于是启就先离开这里,往东边走了没有多久,就遇到了夏伯的队伍。 夏伯看到启,好奇询问说:“嗯,启,伯益说你和绛霞仙子一起离开了,怎么到了这里。” 启说自己也知道,当康将自己送到这里的,估计是绛霞仙子知道夏伯要到这里了。 夏伯询问启看到横革没有,启将横革的事情说了一下,夏伯思索了一番,让童律等十三人前去寻找横革,免得横革出现什么意外。 童律他们离开之后,夏伯驻扎在这附近,傍晚时候,童律他们回来了,他们身上都有伤痕,看上去经历了一场恶战。 “那怪物好生狡猾,将我诱到一处山谷,然后他的同伙蜂拥而出,小的差点受伤,幸好是童律等人及时到来,这才免于受伤。” “如今这些妖物狡猾,诸位还是避免独自前进,免得落入妖物圈套,送了性命。” 众人说是,夏伯让他们先下去休息了。 第二天,他们继续西行,这到了熊耳山,这里是洛水的发源地,在夏伯他们继续上前,这还没有到源头,就看到了水中隐约有个大物在蠕蠕而动。 众人担心是妖怪,于是众人拿出兵器,警惕的看着那个大物,不一会儿,伯益先开口说:“是一个大龟,看样子不是什么妖物。” 这个大龟慢慢爬上岸来,向夏伯那边走去,众人虽然都让出一条路,但还是警惕看着这只大龟,若是这个大龟有什么不对的话,他们就会立马出手。 这大龟到了夏伯面前,匍匐在地。夏伯看了看,中画着几个小圈,大家看了一下,发现这原来是横三竖三一共九个数字,无论纵横相加,都是一个数。 除此之外,还有三十八个文字。 “五行,敬用五事,农用八政,协用五纪,建用皇极,乂用三德,明用稽疑,念用庶征,向用五福,威用六极。” 这三十八字众人只觉得深奥难解,启看向了夏伯,见夏伯似乎有所得,知道这就是夏伯想要的东西了。 启心想这虽然开始就提到了五行了,但是后面似乎也和五行无关。他知道自己在修炼上过于驽钝,于是看向蕙芷公主和伯益,但是这两人也和自己一样迷惑。 夏伯让众人将这背上的图给抄下来,然后对着这大龟稽首跪拜,对着大龟说:“小子不敏,受此天书。” 这大龟在夏伯拜过之后,开始慢慢回去了。 因为这是洛水出来的天书,夏伯就姑且命之为洛书。 得到洛书之后,夏伯离开这里,前去伊水,沿着伊水而上,到了一处地方,只见千山万岩将伊水上流给堵住,这水流宣泄不出,已经形成了一个湖泊。 为了避免这里日后水流倒灌下来,酿成水灾,夏伯将伏羲所赐的玉圭给拿出来,量定好之后,叫众人动工,将那地方凿开。 在开凿的时日,夏伯就研读这洛书,是不是和伯益还有启说说自己的感想,启基本都是听得浑浑噩噩的,伯益倒是颇有收获。 这一日,夏伯突然想到了什么,让人用金打造了一只大金牛,众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等到金牛打造后之后,夏伯让人将金牛利于河水南岸,头向南,尾在北,向西回顾的样子。 等金牛安置那一天,夏伯才告诉众人,他这是观摩洛书想到的一个方法,这金能生水,而牛属土,土能胜水,放在这里,若是缺水,以金生水,若是水灾,就以土胜之。 夏伯见众人不相信的样子,告诉他们,自己也是将信将疑,姑且算作一场实验。 这又过了一些日子,夏伯见开凿进度实在太慢了,于是让六侯爷化作应龙,用法术将这里凿开。 六侯爷自然是答应了,这恰逢三月,这桃林之塞桃花正浓,六侯爷化作应龙,尾巴竖抽,顿时石破天惊,那些石头被击碎,四处飞散。 六侯爷兴致来了,不断攻击,这原本的大山被抽开,那伊水源源不断的开始往下面流。 等到这里开凿好,大家自然要夏伯命名,夏伯想了想,命名为伊阙。 当晚大家庆功,接下来大家就收拾东西,准备继续前进。 不过翌日中午,前去巡视的箕就告诉他们,这出现了一间奇事,这原本在黄河里面的鲤鱼,突然游向洛水,然后又往这边来了。 因为这是一件奇事,夏伯就让大家先休息一天,等到早上,箕就说这些鲤鱼要游过来了,夏伯笑着对启说:“这伊阙高数十丈,水势又凶猛,这些鲤鱼只怕自涯而返了。” 启点点头,说他们倒是可以看看。 这下午的时候,大家果然看到了那群鲤鱼,首尾相连,绵绵不绝,目测大概有数万之多。这些鲤鱼到了伊阙下,只见一条大鲤鱼骤然跃起,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凌空自上,几乎要到河水流出来的地方。 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落了下来。 接下来,不断有鱼落下来,这些鱼或是落在水里,或是落在岸边,夏伯见了之后,让人将岸边的鱼给丢到水中。 大家都看着热闹,突然之间,最后面的一条鲤鱼上下穿梭,挤了上前,向上一跃,这一跃,竟然让它越过了伊阙山。 突然一声霹雳,打在了鱼尾上,红光一闪,等光芒消失,大家看着一条长龙,张牙舞爪,凭空而立。 这条长龙对着伊阙点了点头,好像是感谢一般,然后调转身子,向东海飞去。 众人都惊讶,启更是看着这一条长龙久久不语,他望着长龙飞去的身影,激动的全身都轻微颤抖起来。 “鱼可以不是鱼,终究有腾飞之日。” 启心中想到了这句话,他看着这一群不断跳跃的鱼,心中充满了力量。 “你们看,这些鱼头上都有一个点,好像被火烧了一样。” 一个捡起鲤鱼准备丢到河中的民夫说到,众人一看,果然如此,大家纷纷猜测这是为何,但终究是猜不透。 等到这些鱼都跳过一次之后,就陆续回去了,众人见到这个情况,无不称奇,伯益询问六侯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六侯爷只是一笑,也没有说什么。 当天晚上,木正突然到来了,夏伯召集了众人,木正告诉众人一个不好的消息,帝舜要夏伯征讨三苗。 木正告诉夏伯,当初帝尧的时候,三苗的人就谋逆过,帝尧御驾亲征,击败了他们,立了欢兜为三苗公,并且派遣巫咸协助欢兜。 但是帝尧没有想到,欢兜却信了三苗国一个叫狐功的人话,表面上归顺朝廷,暗地扩展自己势力。 这些年来,三苗国东边扩到了黟山,西方也到了鬼方,南方击败了玄都氏,到了苍梧以南,准备直接到南海。 至于北方,以前是不敢,担心朝廷发现,但是因为共工的事情,欢兜也有所举动了。 本来帝舜准备让夏伯治理好北方的洪水再说,但是如今看来,只有先平定欢兜了。 木正说完之后,夏伯思索了一番,告诉木正,如今北方洪水也没有多大问题了。帝舜既然要讨伐欢兜,那么自己也可以准备去了。 夏伯开始安排起来,这童律等人继续在这边治水,他们主要是解决卫水上源的丹水还有些需要疏凿的地方。 除此之外,就是恒、卫、彰三条河道他们可以自己视察,若是有什么需要疏凿的地方,他们自行解决就是了。 安排好这件事之后,夏伯就前往彭蠡泽,在夏伯前进的时候,诸侯的军队也陆续到了。 等到南方诸侯大军聚集之后,夏伯命令苍舒带着五千人为左军,伯奋率领五千人为中军,夏伯自己统帅万人,为右军。 夏伯一行人从震泽之南,到了浮玉山,只见山上赤光焕发,如火如荼,如霞如绮,大家都觉得惊奇无比。 大家也就没有上山,而是在山脚安营扎寨,这在煮饭的时候,靠近山脚的地方突然传来响动,很快就有人来回禀夏伯。 原来是一个庞然大物跑来伤人,这大物形状如虎,但是声音如同狗叫,好生凶猛。 夏伯点点头,让伯益等人前去降妖,伯益前去之后,第二天早上回来,告诉夏伯这大物好生狡猾,他们昨天晚上寻找了一天都没有寻找到。 夏伯不在多言,让大家继续前进,这过了浮玉山,素娥仙子作为星纪公早就准备好船只,于是夏伯他们乘船从浙水继续出发。 在当天晚上,启待在自己船上,看着船外的月亮,在思索的时候,一股熟悉的香味出现在启的房间。 “你是不是在想如何拿捏寡人那个师妹。” 启摇摇头,告诉素娥仙子说:“小的在思考,若是经常这么动兵,这洪水什么时候才能够平定。” 素娥仙子抿嘴一笑,走到了启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感叹地说:“寡人没有想到,当初那个奴隶,如今都要成为权倾天下的勋贵了。” “仙子,不用取笑小的了,小的能够在夏伯手下办事,已经是万幸了。” “如今夏伯来势汹汹,你就想要威胁我那师妹,只能让夏伯退兵,我很好奇,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呢?” “小的只能尽力了,明天小的就会告诉夏伯,小的愿意前去游说三苗公,到时候希望三苗公能够幡然悔悟吧。” “这一次你要游说成功,必须除去一个人,狐功那个老狐狸可不简单,若是你不能让他死,那么这一次你就是白跑了。” 素娥仙子说到这里,拿出了一粒丹药,对着启说:“这一粒丹药,你只要让狐功服下,那么狐功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了。” 启收下了这一粒丹药,感谢素娥仙子的馈赠,素娥仙子告诉启,这一次退兵,启若是能够做好,那可是大功一件了。 “小的不敢邀功,小的会记住仙子你的恩德。” 素娥仙子轻声一笑,然后消失在启的面前。 蕙芷公主这时候走进来,对着启说:“夫君,素娥仙子这人野心勃勃,和她共事,可要多留几个心眼。” 启没有直接回答,告诉蕙芷公主,自己明天前去之后,蕙芷公帮自己前去找一个人,让这个人来三苗国见自己。 第二天,启就去见夏伯,说了自己想要出使的事情,夏伯思索了一番,没有说话,这时候伯益开口说:“这件事不可,三苗狡诈,阴毒无比,昔日帝尧南巡,他尚且敢暗使蛊毒,大司衡等人差点送了性命,若是如今他还是怙恶不悛,那岂不是白白送了阿牛兄弟的性命。” 夏伯赞同的点点头,启告诉夏伯,这刀兵一起,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若是能够以自己的性命免去一场刀兵,那么自己死了也值了。 蕙芷公主也出面,告诉夏伯,启既然有这一份心,夏伯不如就让他如愿吧。 夏伯思索了一番,开口说:“阿牛兄弟,你既然有这一份心,本伯也不在多说什么,你放心,若是欢兜敢动一个毫毛,本伯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启谢过之后,就这样离开了。 他独自一人进入三苗国境内,到了三苗城,他还是前去找舒窈仙子。 这一路上到也是顺畅,进入到舒窈仙子的寝宫,舒窈仙子的神情有一些难看了。 “你这一次前来,伯益已经告诉本宫了,本宫可以告诉你,你这不过是徒劳无功的,父亲大人已经决定一战。” 说到这里,舒窈仙子讥讽说:“幸好你是先来见本宫,否则你早就死了。狐燕说了,直杀了你这个使者,到时候就说你病死了,或者直接说你没有来,反正这世道不太平。若是夏伯来攻,如今三苗未反,其曲在他。” “殿下,你真的认为三苗国能够和朝廷大军抗衡吗?” “本宫是否认为已经不重要了,但是父亲大人却是这么想的。” “这不过是三苗公的想法而已,就小的听说,这件事应该是狐功在挑拨。” 舒窈仙子点点头,看着启说:“你准备如何对付狐功,这一次本宫可不会上你的当,再去杀人了。” “这人就算不杀,他也不能替殿下你阻挡夏伯的大军。” 启说完之后,将丹药拿了出来,告诉舒窈仙子说:“殿下,如今之计,只有如此了。” 舒窈仙子看着启手中的丹药,目光之中出现犹豫,她伸出手,犹豫了一番,将手收了回去。 舒窈仙子站起身来,在自己的寝宫来回踱步,过了良久,她银牙一咬,似乎下定了决心,将这颗丹药给握在手中。 舒窈仙子收下丹药之后,那高耸的乳房不断抖动,显示她内心的激烈,舒窈仙子过了一刻钟才平静下来,询问启说:“就算杀了狐功,夏伯若是还要继续进军,又当如何?” “到时候,夏伯自然会退兵,三苗公绝不会和共工一个下场。过了一阵子,自然会有人来谒见殿下,到时候殿下只要将兵权交给他,那么夏伯定当无功而返。”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对着启说:“丹朱你又当如何对付?” “殿下,小的只知道狐功是朝廷的敌人。” “哼,你分明就是没有办法而已。” 启没有说话,舒窈仙子看着启沉默的样子,对着启说:“滚吧,本宫不想在见到你。” 启恭敬行礼,离开了这里,在路上,启也在思索,丹朱的事情。 启出了宫,随便找了一户人家借宿,这户人家听说启是因为洪水逃难而来,也就让启住下了。 启自然不能白住,帮忙这家煮饭劈柴这些,至于睡得地方,自然也就是外面的柴房。 在启闭上眼之后,进入梦境之中,突然见到了一个十分不愿意见到的人。 巫咸笑眯眯的看着启,对着启说:“小子,好久不见了。” “老巫师,你这是入梦吗?” “你这小子果然聪慧,小子,你毁了老夫的肉身,老夫本来应该杀了你的,但是老夫最近改变主意了,老夫只需要你帮忙做一件事。” “小子当日迫于金王大人之命,得罪了老巫师,今日老巫师能够恕免小人罪过,小人自当竭尽全力,协助老巫师。” 巫咸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对着启说:“这就好,等你离开这里之后,前来灵山,老夫等人会助你登天,你到了天界,去帮老夫找一株草药便可。” 启说自己一定回去的,自己就算是死,也会帮巫咸找来那一株草药。 “既然这样,老夫在告诉你一个秘密,要对付丹朱,其实很简单,只要伯益出现,丹朱自然不会帮欢兜了。” “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丹朱会帮助三苗公呢?” “这件事,老夫也不知道了。”巫咸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启也从梦境之中醒来,他从井里打了一些水,倒在自己身上,就刚才那一个梦,他吓得全身都是汗水。 启在这里住了五天,这一天早上,启就听到了传言,说狐功突然发疽,今天召集巫师进去医治。 第七天,大家传言狐功的疽一直没有好,新任的大巫师巫先也去看了,说是中了极为歹毒的蛊毒。 第十五日,传闻巫先也没有办法,狐功已经病得下不了床,而且疽也蔓延到了脖子上了。 启这时候也再次求见舒窈仙子,进入宫中,舒窈仙子看着启,原本板着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松懈了下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你从何处找到既将这种人才的。” “小的只是在治水当中,无意之中结识的,不知道殿下是否满意。” “他前天见了父亲大人,他将防守策略一说,不止父亲大人满意,就连那快死的狐功也点头称赞。” 舒窈仙子说到这里,疑惑看着启说:“若是泛泛之交,那为何这既将说只愿听从你的安排,本宫也曾许诺过他爵位,他都拒绝了。” “这就非小人所知了。” “应该是你五族遗民而已,启,你想要什么呢?” 舒窈仙子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才将自己的手伸过来,握住启的手。 启也没有抽开,看着舒窈仙子的双眸,认真地对着舒窈仙子说:“殿下,小的从来没有想要过什么,小的只是希望,小的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人会帮助小的。”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银牙咬着下唇,纠结了一番,将自己的手往下,在快要触碰到启命根的时候,舒窈仙子犹豫了一番。 “殿下,你无须这样做。” “是吗?你所想的不就是这个吗?师姐说的对,你们所思所想,也就只有这个了。” 似乎做出了决断,舒窈仙子伸了进去,在握住启命根之后,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她那如同白玉的脸上布满了红霞。 启的命根自然有了反应,舒窈仙子的手缓慢的移动着,当手摸到龟头的时候,舒窈仙子神情一僵,手也停止不动了。 “殿下,你何苦勉强自己呢?” 舒窈仙子神情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收了回去,然后离开了这里,启坐在寝宫,隐隐约约听到了呕吐的声音。 过了一刻钟,舒窈仙子才回来,她神情冰冷,对着启说:“够了,你走吧。” 启恭敬的告辞离开,这出了宫中,还没有走几步,启就看到了阿夏。启走上前,对着阿夏打招呼说:“阿夏,你怎么来了。” 阿夏看着启,笑着说:“你没事就好,这一次我前来,自然是为了我那个舅舅,也不知道他如今在什么地方?” 启说若是可以的话,自己也可以帮忙打听一下丹朱的下落,丹朱既然投靠了欢兜,自然是欢兜的座上客,要打听消息也不难。 阿夏点点头,告诉启,再过几日,伯益就要来这里,毕竟启一直没有消息传回去,夏伯有一些担心。 启说自己在这里也是发愁,没有能帮上夏伯,真是愧对夏伯的信任。 阿夏看着启,笑了笑,轻声对启说:“若是你没有帮上忙,那狐功这人到底是怎么中了蛊毒呢?” “天网恢恢,凶人不终。” 阿夏见启这么说,不在多言,告诉启若是找到了丹朱的位置,来某户人家找她就可以了。 启答应之后,没有继续回去,他知道自己要是问舒窈仙子,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舒窈仙子提防着自己,如今三苗公唯一的依仗就是丹朱了。 启于是四处打听,不过这城中的人只是知道丹朱在这里,具体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在他来的第十七天,伯益就代表夏伯出使了,启通过舒窈仙子的关系,参加了这一场宴会。 这宴会上,伯益先到进来,至于欢兜父子等人,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到伯益,欢兜先声夺人说:“你就是文命派来的人?” “我虽奉夏伯之命,但是夏伯陛辞之时,帝舜面许,准其便宜行事,临时承制,所以我奉夏伯之命,就是奉天子之命,阁下名列朝籍,分茅胙土孙宇,久膺爵禄,应当起身行礼,面北敬受,怎能如此倨傲,未免太过无礼!” 伯益说到后面,声色具厉,三苗的大臣都被神情所摄,不敢看向伯益。 不过欢兜是多年老臣,丝毫不畏惧,反驳说:“什么帝不帝!重华窃据神器,不德已极,这天下,皆知帝朱,不知什么帝舜!” “文命小儿是我老友鲧的儿子,我是他父执,他对我应该尽子弟之礼,今日反倒狐假虎威,拿重华之命来压制我,真是可恶至极!” “文命那小真不是人,他亲生父亲被帝尧给殛死了,不思报仇,反而受了重华的爵禄,供他使唤,当牛做马。如此忘恩负义,全无心肝,不孝之罪,已上通于天,不想我老友鲧既然有上如此不肖之子看,可叹可叹!” 欢兜一顿大骂,说到最后,也厉声呵斥说:“如今你还不给寡人跪下!真的不知死活。” 伯益听到欢兜这一番言辞,真是怒火冲天,但是因为是来出使的,不愿意事情闹僵,于是先沉默,看欢兜后面还有什么花招。 欢兜看着伯益这个样子,让属下将人带上来,外面的侍从顿时轰然答应。 过了一些时后,这些侍从拖出了一群肢体不全的人,有些人眼睛给挖去,有的鼻耳被挖去,有的双足被刖去,有的双手斩去,有的少一手一足,有的两手两足都被斩去。 启看着这些人,真是宛转之状,惨不忍睹,呼号之声,尤不忍闻。 这欢兜断狱,凭己意定曲直,如果有人不服,就将这些人取出来给他们看看,这升斗小民见到这种惨状,三魂惊飞两魂,哪里还敢多嘴一句。 不过这样也只能吓唬升斗小民,伯益看到如此惨状,心中怒火冲天,对着欢兜说:“我这次奉命前来,阁下如此相待,是何相待?就如此暴虐无道,我就算立刻杀了阁下,百姓只会称快。可是夏伯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阁下若是能够幡然悔悟,亲自到夏伯营中请罪,夏伯可不念旧恶,代为陈情,否则天兵一到,恐宗庙不存,最后忠告,请三思。” 说罢,伯益一拱手,转身离开,欢兜一拍桌子,四周的侍卫就围了上来,不过伯益丝毫没有理会,继续前进。 这些人侍卫凡是靠近伯益身边三尺,就会突然被摔飞,启一下子愣住,这些侍卫都差不多是真人级别,竟然就这么被不明不白的摔飞了。 欢兜神情也明显难看起来,看了看门口,似乎在期待什么,但是最后,伯益就这么离开,也没有人进来。 伯益就这么离开了,欢兜见到这个情况,一拳砸在案桌上,四周的大臣都打了一个激灵,欢兜呵斥说:“来人呀,将狐功给寡人抬进来。” 欢兜似乎觉得怒气难消,将案几一翻,对着四周说:“滚,都给寡人滚,没用的东西。” 启也跟着舒窈仙子离开这里,到了舒窈仙子的宫中,舒窈仙子坐下之后,神情厌恶的看着启,对启说:“今日看来,本宫去求伯益,比委身于你,更加有用,本宫也是中了那贱人的邪,寄托在你身上了。” 启点点头,对着舒窈仙子说:“仙子,伯益自然是比小的能干,如今仙子要做的事情,就是劝三苗公前去请罪,否则伯益在厉害,也没有用。” “夏伯未必能进来,丹朱这可是一座大山。” “殿下,帝舜的妻子已经到了三苗国,若是丹朱出手,娥皇和女英两位绝对会阻止的。他们兄妹之间,自然比起欢兜亲。” 听到这个消息,舒窈仙子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启,没有说话,启也是任由她打量自己,没有说什么。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切都如同你所设想那样前进,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小的没有任何本事,只不过大势所趋,小的不过就是随波逐流而已。”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看着启,仔细想了想,然后对着启说:“本宫,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绝不是什么良善君子,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如同狐功一样,被世人唾弃,但为什么,他们总是相信你,不愿意相信我。” “殿下,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小人所能做的,就是如同那风中草,风向什么对方吹,我们就向什么地方倒。这样的我们,才不会被人怀疑。而仙子你,太过离经叛道,让别人认为你是坏的。” 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仙子,请恕小人多嘴,你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三人成虎,在这样的世道,你自然会被大家怀疑。” 舒窈仙子听着启说完,叹息一声,喃喃说:“难道本宫这一辈子都要毁在你的手中了吗?” “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殿下你,殿下你只需要做出你自己认为对的选择。” “我的选择?本宫如今还有选择吗?启,本宫已经是你的笼中鸟了,你真的以为本宫不知道吗?” 舒窈仙子说着,她那长鞭出现,锁在启的脖子,舒窈仙子眼神绝望地看着启,对着启说:“本宫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就是杀了你,可是本宫可以吗?” 启闭上了眼睛,对着舒窈仙子说:“若是仙子要这么做,那幺小的自然也不会阻止。” “杀了你,我三苗就再也没有了,本宫死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当初本宫或许就不应该任性,就算嫁给巫咸那个老东西,也比嫁给你好。” 舒窈仙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启听到这个哭声,脸色凄惨,他伸出手,轻轻将舒窈仙子的眼泪给抹去。 在他的手触碰到舒窈仙子脸的时候,舒窈仙子身体明显一僵,身体下意识后退,但是最后还是将脸靠了过来。 看着舒窈仙子梨花带雨的样子,启对着舒窈仙子说:“殿下,你其实不用听素娥仙子的话,小的永远知道自己的身份,小的所求的,不过是有人能够在小的需要帮助的时候,伸一把手而已。” 启将手收了回去,舒窈仙子看着启,勉强一笑说:“是吗?无论如何,若是你能够让夏伯退兵,本宫就会听你命令,哪怕是本宫不愿意做的事情。” 舒窈仙子说到后面,神情严肃,在舒窈仙子说完,她收回了自己的鞭子,她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印记,如同花钿一样。 “本宫已经立下巫誓了,你可以相信本宫了吧。” 舒窈仙子说到这里,眼神全是绝望,启看着舒窈仙子这个样子,对着舒窈仙子说:“等到狐功死了之后,夏伯就会罢兵。当然三苗公也不能在挑衅朝廷了。” “父亲大人那里,只怕会没有那么容易。” “最多两月,三苗公一定会幡然醒悟的,只不过丹朱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还请殿下告诉小的,丹朱所在的位置。” 舒窈仙子摇摇头,告诉启说:“丹朱若是在,夏伯自然不会言而无信。” “有伯益在,丹朱也不会出手。这是巫咸老巫师告诉小的。” 听到这话,舒窈仙子一愣,看着启说:“什么时候?巫咸那么恨你,绝不会告诉你这件事。” “巫咸大巫师想必是生殿下的气,所以不愿意帮助三苗了,但是他老人家不愿意三苗国就这么灭了,于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的。” 舒窈仙子习惯性讥讽说:“是吗?他若是对三苗还有旧念,就不会将这个消息告诉你了。” 这话说完,舒窈仙子才察觉到不对,收敛了一下神情,对着启说:“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丹朱的下落本宫也不知道,丹朱游冶惯了,他整天就让夸父拉着他的木舟四处游荡。” 启这才明白,原来丹朱没有固定所在,怪不得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启也不在多言,他看着舒窈仙子眉心那个印记,知道舒窈仙子已经是自己的囊中物了,自己也不用在多管她了。 启离开这里,找到了阿夏,告诉阿夏这个消息,阿夏告诉启,她这个舅舅真是恶习难改,事到如今,还是如此。 不过有了这个消息,娥皇女英就知道如何去寻找了,阿夏还是谢了启,在感谢之后,阿夏告诉启一个消息,那就是夏伯参悟了洛书上的文字,领悟出一套功法,暂且命名为九畴,其中伯益当天用的就是其中念用庶征。 启没有想到夏伯这么快就这参悟洛书了,并且还有气兵,同时他察觉了一件事,这件事他觉得十分关键,他准备调整一些做法。 启感谢阿夏告诉自己这个消息,阿夏笑着说:“到了那时候,这九畴夏伯自然会传授给你,我不过让你早点知道而已,这有什么好谢的。” 启还是感谢了一番,然后和阿夏分别。 在启到三苗的三十天,这一天狐功终于死了,三苗城中一片慌乱,不少人传闻夏伯的人已经过了彭蠡泽,打了过来,大家匆匆忙忙离开。 而启也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夏伯的营帐之中。 夏伯见到启回来,极为热情,上下打量,对着启说:“阿牛,你没事就好,如今你回来了,那么本伯也应该出兵教训一下那可恶的欢兜了。” 启说如今罪魁祸首的狐功已经死了,夏伯不如暂且等上几天,看看三苗公是否会醒悟。 夏伯点点头,当天晚上为启接风洗尘,也不提九畴的事情,启自然也是装作不知。 晚宴结束之后,伯益送启离开,在前进的路上,启对着伯益说:“阿大,你认为我们是否应该打三苗呢?” “这三苗国人,倨傲无礼,贪弊好财,上下没有一个好人,这样的国家自然是要征讨的。” “但是这样征讨,终究是要死人的,我听到过一句话,惟德动天,无远弗届。当初帝舜躬耕历山的时候,对上天哭泣,将罪过归于自己一人,认真对待自己父亲,最后感动了自己父亲,至诚感神,更何况这些三苗人呢?” 听到这话,伯益思索了一番,对着启说:“阿牛,你说的对,满招损,谦受益,这句话果然不错,我的确没有你想的那么周到,这件事要不你我一起去和夏伯说。” “阿大,这些话,我说不明白,还是你和夏伯说,我怕倒时候说的不对,反而变成一件坏事。” 伯益最后想了想,还是点头,说自己也会和夏伯说这是启的意思。伯益拍拍启的肩膀,笑着说:“阿牛,你如此宅心仁厚,真有古之贤人之风。” “阿大,我只是在三苗国看到,三苗国的人对于欢兜都不认同,只是欢兜欺瞒他们,说了帝舜和夏伯的坏话,若是夏伯能证明他的贤德,自然苗民会来归附。惟贤惟德,能服于人。” 伯益点点头,送到营帐就离开了。 等到伯益离开之后,蕙芷有一些不乐意说:“夫君,这不战不来就是你的功劳,为什么你要让给伯益?” “我能有什么功劳,这些话就算我不说,阿大自然也会想到的,阿大是一个聪明人,我和他比起来,真是明珠和米粒之别了。” “你就是如此,夏伯才会如此偏心,你是没有见过那九畴的威力,比起我的气兵更加厉害。这河图洛书真是宝物,我听说了,河图之中有一套先天功,帝舜参悟出先天罡气,如今夏伯参透了九畴。” 蕙芷公主说到这里,眼中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启摇摇头,告诉蕙芷公主,这九畴自己能帮蕙芷公主搞到,但是先天功的话,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夫君,九畴就靠你了。” 蕙芷公主顺势依靠到启的怀里,启也没有在闪躲,蕙芷公主见到这个情况,脸上露出了笑容,伸出手摸向启的脸庞。 这一次她很顺利的摸到了,蕙芷公主有些不相信地说:“如果这是一个梦,真的希望这梦永远不要醒。” 蕙芷公主的话,启丝毫没有听到,如今的他想起了宵明,在那一次见面之后,他在也不畏惧这些了,这么多年的克制,他早就能够让自己保持平静了。 他如今想的,是后面的事情,如今事情有一些出乎他的预料,不过他仔细想来倒是合理,只不过这一件事,也没有让他的计划有多少变化。 第二天,伯益将这个话给夏伯说了,夏伯听了之后,决定停在原地,不在进攻。 过了七十天之后,三苗公果然亲自到了营帐之中请罪,说自己是被狐功蒙蔽,这一切罪责都丢给了狐功,并且决定将自己这个三苗公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苗民,除此之外,自己也和共工一样被流放。 见三苗公这样,夏伯自然是让伯益去询问帝舜的意思,最后帝舜决定将三苗公流放到崇山。 这比起幽州来说,待遇自然是要好太多了。三苗公自然是感谢不尽,当天晚上,真是其乐融融,上下皆欢了。 后注:关于这书的一个问题。 我写着写着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女性描写还是太少了,因为主线是治水,而治水基本和男性相关,女性出场太少,这导致我十几位仙子,如今具体写的比较多是蕙芷,舒窈和素娥几个,这一点让我很不满意,我可能写完之后,会再次修改一番。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提前了,其实也不算提前了,我这里按照大禹谟来写,是大禹登基之后,三苗不服,但后面因为要舒窈仙子协助启成就后天五德之身,所以大禹登基就太晚了。 不过还好,舜典也曾提到过流放欢兜,所以也不算提前,只不过班师修文教这事就只能省略了,后来只能流放三苗那些叛民了。 虽然这和历史没有啥关系,但是我希望尽量贴合古籍,这样也就有带脚链跳舞之感,写的时候就比较累,但是自己比较满意,毕竟我看历史小说,若是和史料不对,总是会吐槽几句。 最后,这书若是大家觉得写的不错,可以支持一下,当然也不是收费,也没有什么收费章节,全凭心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原神阿三】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