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阁小说在线小说_免费阅读_10万小说任性看

【年轻的母亲4】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4)

虞夏群芳谱

虞夏群芳谱 作者:好色真人2021.12.20首发sis001 —————— (中14) 听到这个消息,启倒是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混沌会真的回应卿云仙子的回答。 卿云仙子只是点点头,对着混沌说:“以阁下的修为,想要解开这青龙封印有些难度,如今已经办不成了,何苦白费力气呢?” “多谢仙子为本王着想了,只是本王就是不能做到就要做。”混沌说到这里,对着卿云仙子说:“这里可不适合我们两个施展本事,本王倒是不担心这船山的人会发生什么,但是想必仙子会有想法吧。” 卿云仙子没有再说什么,和混沌一起离开这里,在他们离开之后,启才站起身来,看着天边的两个黄点。 卿云仙子和混沌自然没有跑远,双方停留在小岛的上空,卿云仙子秀手轻轻一挥,一张古琴出现在卿云仙子的面前。 卿云仙子素手挥动,琴声响亮,如同一道道剑气,破空而去。 混沌自然是不慌不忙,腰间挎着的钧天剑出鞘了,只见混沌左手捏了一个剑指,用剑指轻轻滑过剑脊,顿时钧天剑冒出了黄光。 黄光变成了一个怪兽,这个怪兽如同一个充满气的口袋,全身通红如火,六足四翼,这怪兽出现之后,那如同剑气的琴声顿时消弭于无形。 在怪兽将要靠近的时候,卿云仙子将商弦往后一拉,顿时那个怪兽好像被什么控住了一样,再也前进无法分毫。 过了大概三息功夫,卿云仙子将商弦松开,商弦弹回去的那一瞬间,卿云仙子身下的小道出现了一道道龟裂,至于那个怪兽,也炸开了。 这时候卿云仙子一次挥动五弦,只见一道五彩气剑冲向混沌,混沌不急不忙,再次挥动钧天剑,也见到五彩剑气冲向气剑。不过这边还没有接触,卿云仙子那边再次弹奏起来,五色剑气如同雨下,而混沌转动起来,运转入圆,以圆为守。 可惜剑气实在太多,这个五彩圆盾逐渐被击碎,最后,一道气剑突破屏障,混沌也停了下来,在空中练退三步,等混沌站定,可见他衣袖已经被剑气给削去了一截。 混沌见到这个情况,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不过很快混沌就抢先攻击,这一次他一剑刺了过去。 不过卿云仙子丝毫不在意,再次拨动琴弦,一道气剑撞了上去,这一次混沌直接被击飞,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差点站立不稳。 “不愧是五族圣女之首,既然已经步入太仙位。” 混沌为了调和体内的真气,开口拖延时间说道。 卿云仙子也没有在动手,而是看着混沌说:“阁下强修混沌之体,五行不能合一,如今五行不稳,气兵无法运用自如,如今阁下想要解开青龙封印,只怕是力有未逮。” 混沌听到这话,神情平静地说:“仙子你不过是凭借这菌首琴才能调动五行,不知道你放下这琴,还是否能和本王一战呢?” 听到混沌这样挑衅,卿云仙子也没有拒绝,一把宝剑从琴当中飞出来,这一把剑如同有灵性一样,在卿云仙子身边转了一圈,卿云仙子微微举手,宝剑就停在了卿云仙子前面。 “天玑剑终于出来了,我倒要看看,帝轩辕自己锻造的宝剑和自己的佩剑,谁更胜一筹。” 混沌说完,再次挥动长剑刺了过来。 卿云仙子的天玑剑飞了过去,只不过这一次却不和混沌硬碰硬,卿云仙子的飞剑绕着混沌的钧天剑动,混沌想要摆开,只见他剑气纵横,激起层层海浪,但是这天玑剑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让混沌无法摆脱。 见到这个情况,混沌突然剑指射出了一道黄色剑气,卿云仙子不急不忙,天玑剑虽然要晚些回来,但是后发先至,卿云仙子没有用手去接了,而是挥动衣袖,用衣袖带动天枢剑和钧天剑战斗在一起。 两人的长剑剑气纵横,都是黄色的气兵,所以启也分不清到底是谁胜谁负。 不过启能看到上是黄色的剑气都围绕在混沌的身边,很明显是混沌处于下风。 “圣女要胜了。” 启身边传来敖轻云的声音,启没有说话,只见一道黄色的剑气突破了混沌的防御,刺入混沌的体内。 接下来,卿云仙子的云袖也突破了,打在了混沌身上,本来难舍难分的两人顿时间分开了。 等混沌再次站立,头上戴着平天冠已经被打碎了。 混沌见事已至此,不由分说,将钧天剑收回,运动真元,身边突然出现了四把气刀,这四把刀光芒四射,如同四个小太阳一样耀眼。 这四把气刀旋转起来,围绕在混沌身边,看到这个情况,敖轻云担心地说:“不好,是土族绝学鎏光交错刀。” 卿云仙子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看着混沌如同一道刀轮一样冲撞过来,在混沌化作的刀轮要靠近的时候,卿云仙子悬浮在手中的天玑剑开始旋转起来,这时候天玑剑剑柄之下出现了黑白两种颜色。 这黑白如同一道圆,中间有一道蛇形标记,将这黑白二色分开,启感觉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标志。 不过没有等到启细想,卿云仙子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白光冲入到混沌的刀气之中,只见白光一闪,贯穿了混沌的身体。 等到白光消失,启看到了混沌身上插着天玑剑,神情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天玑剑也很快回了卿云仙子的身边,混沌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只是吐出一口血,然后落了下来。 启有一些不敢相信,作为土王的混沌会就这么死了。 启还来不及细想,这时候卿云仙子天玑剑再次旋转了,敖轻云疑惑地说:“圣女似乎想要出手,但是为什么天玑剑却不动呢?” 在敖轻云说话的时候,卿云仙子的天玑剑黄光一闪,一只麒麟出现在了卿云仙子的身边,麒麟也是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但是却只能在卿云仙子身边。 看到这个诡异的场景,启十分疑惑,这时候敖轻云诧异地说:“怎么回事?我们都动不了了。” 敖轻云说完,启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没有丝毫影响。 这时候卿云仙子开口说:“殿下,没有想到你会帮助五族遗民,若是帝尧还在,一定会伤心的。” 卿云仙子说完,一个穿着白衣,神情消瘦中年人从海中慢慢升了起来,他看着四周,有些伤感地说:“我本来就是不孝子,做什么他都会伤心,我都已经不在乎了。” “殿下,当初帝尧传授你这阴阳之道,可不是希望你来对付我们的。” “他在传授我弈棋的时候,何尝不是将我当做敌人呢?师妹,下棋的人注定是敌对的,当初他传授你,不就是想要你来对付我吗?” 丹朱说到这里,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满天星辰说:“可惜师妹,你只领悟了小阴阳,当初他法天象地,这阴阳棋子那是这满天形成,若是你能领悟这一点,我这周天棋局也困不住你。” 丹朱说完,右手手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气团,然后启发现了卿云仙子四周也出现了这白色气团,不止卿云仙子,敖轻云身边也是如此。 看到这个情况,卿云仙子平静地说:“原来如此,你以这方天地为棋盘,用阳气封住我们的行动,看来混沌出手,也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不错,今日青龙就要出来了,当初木族用了数万人命凝聚出来的仙兽,可不是用来让帝轩辕封印的。” 丹朱说完,右手也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气团,丹朱将两个气团融合,那个神秘的图案再次出现,不过这个图案越来越大,笼罩整个岛屿的上空。 黑白二气缓慢旋转着,四周海水受到了影响,也掀起了层层巨浪,顿时平静的海面充满了惊涛骇浪。 启自然紧紧抓住了船的桅杆,免得抖出去,还好这龙族战舰有阵法加持,不至于被风浪所毁去。 在这狂浪之中,启看到四周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七彩光芒,在光芒之中,启看到了一座大山,这大山之中阁楼林立,还不时有仙鹤飞翔。 不过这景象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丹朱看到这个情况,冷漠地说:“没有想到方丈竟然在这里。不过他们似乎不想管这件事。” “帝轩辕也没有想过,让他们看守这镇龙谷。” 简短的交谈之后,丹朱他们不再说话,然后镇龙谷那边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声影,一只巨大的青龙被锁链缠绕周身,这青龙的双眼闭着,似乎在沉睡着。 不过慢慢,这青龙逐渐清晰起来,启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他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他想到了,自己之前要死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 启自然不会去抵抗这股威压,而是顺势趴在船上,臣服这头仙兽。 启也注意到了敖轻云全身忍不住打颤,她那雄伟的山峰也在抖动起来,说不出的耀眼。 启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欣赏,因为这种压迫感越来越强。 在这种压迫之下,启甚至都不能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他感觉过了很多年,最后一声龙啸让他颤抖起来。 这一声龙啸比起雷声更加吓人,人潜藏恐惧瞬间被是激发了,启差点就忍不住逃离这里。等启定下心来,看见敖轻云直接瘫坐在地,脸色苍白,双眼痴呆,似乎已经被一声龙啸给吓傻了。 启打起精神,看向了那青龙,在和青龙那如同房子大小双眼对视的那一瞬间,启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自己的脆弱,他的身体全都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他一瞬间失了神。 在海浪打在启身上的时候,受到这寒冷一激,启才回过神。 启不敢在看向青龙,他能感受到青龙在那里翻腾,激起了千尺的海浪。 “孽畜,闹够了吧,若是想要离开这里,就献出你的精血。” 丹朱的声音不急不缓,穿过这狂风巨浪,传到了众人耳中。 青龙自然也听懂了这话,再一次发出了龙啸,这一次,启能听出这啸声之中的愤怒。 丹朱也没有废话,缓缓走进青龙,丹朱每走一步,他附近的海浪就会平静下来,启感受到威压也会减小几分。 等启能抬头看的时候,丹朱一袭白衣已经走到了青龙面前。这两人虽然体积悬殊十分大,但是启却感觉青龙在惧怕,在畏缩。 丹朱自然也察觉到了,丹朱对着青龙说:“今日,你若是不臣服我,那么我的阴阳指就要废去你双眼。” 丹朱说完,他指间再次出现了阴阳二气,青龙那硕大的眼珠见到这个阴阳气旋,顿时吓得闭上了双眼。 “孽畜,能成为我的坐骑,是你的荣幸。” 看着青龙服软,丹朱也就语气软和了不少,青龙这时候闭着眼睛再次长啸一声,这一声长啸就显得中气不足,有一些软弱了。 见到这个情况,丹朱手中的阴阳二气飞了出去,那原本锁青龙的锁龙链遇到黑白二气顿时断裂。 “原来这要畏兽鲜血,不过是一个幌子,你才是解开封印的关键人物。” 丹朱点点头,对着卿云仙子说:“告诉重华,我失去的终究会回来的,如今我有青龙相助,他又如何和我争?” “无须师尊,我来会会你。” 伯益御风而赖,到了丹朱的身边,丹朱看到伯益的时候,神情一变,语气不在是那样冷冰冰,而是有些颤抖地说:“你,你就是,伯益?” 伯益点点头,对着丹朱说:“本来我应该尊称你为房邑候,只可惜你不自爱,和那群贼人混在一起,那么被怪我无礼了。” “哈哈,房邑候!哈哈哈,孤本帝子,何须一个侯名,伯益,孤已经步入神位,你不过仙位,你要会会孤,不怕丢了性命吗?” “我从来没有畏缩过,丹朱,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伯益说完,手中青光一闪,一道刀气冲向了丹朱,丹朱丝毫不在乎,等到刀气快要到的时候,随手一捏,这一道刀气就如同一把真刀一样,被丹朱给捏碎。 伯益神情有一些诧异,不过还是继续挥动刀气,这刀气连绵不绝,如同一道绿色旋风困住丹朱。 不过丹朱的白衣丝毫不受到影响,没有任何飘扬,四周的刀气无法靠近丹朱,只能将丹朱困住。 旋风越来越大,如同龙吸水一样,将四周的海水给吸入上去,这些海水融入到刀气之中,将绿色的刀气变成碧蓝色。 这一下子,丹朱开口说了:“自古以来,都知道水生木,可惜奈何没有几人是清华之体,能够如此从容将这两种气兵合一。” 丹朱说完,脚下再次出现了黑白二气,这二气旋转和原本笼罩在一方天地的二气开始旋转起来,不过两个旋转方向相反,困着丹朱的万古神木刀在两股力量的磨动下,逐渐消散了。 伯益身上的也出现了汗水,没有多久,伯益身躯一晃,似乎要跪下一样,不过五色光芒一闪,那雷狼电燕出现在了伯益的身下,扶着伯益。在万古神木刀消散之后,丹朱对着伯益说:“五行是人所皆知,至于这阴阳之道,知道的人就太少了。” “想太古之初,天地浑然,后有阴阳二神勘磨混沌,这才有如今天地,不过也是因为阴阳过于玄妙,修者甚少。” 丹朱说到这里,突然狂笑说:“就五行之道,不知道为难了多少豪杰,更别提这阴阳妙法了。而伯益,你不止有五德之体,还要阳极之体,若是能够纳了阴极之体的元炁,这天下还有人能是你的对手吗?” 丹朱说到这里,走到了伯益的身边,手中出现了黑色光芒,而这个时候,伯益身上的也出现了白色的光芒。 黑白两道光芒融合在一起,看到这个情况,伯益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抬起头来,一声长啸。 这一声长啸,如同雷鸣,又是龙鸣。丹朱原来笼罩在小岛的阴阳二气应声而碎,至于青龙更是瑟瑟发抖,这一声长啸让它想起了某个人,一个它不敢招惹的人。 刹那间,天地变色,海浪翻腾,万物应声而变。 启所在那一艘战船也应声而碎,启被一股巨力给打在身上,启只感觉到自己全身下的骨头都被这股力量给打碎了。 幸运的是,在启要命丧在这股力量的时候,他被一道黄光罩住,然后启就看到了背负自己的麒麟。 麒麟那一对角散发光芒,治疗启的伤势。 等到长啸结束,丹朱原本的白衣都已经破碎了,丹朱就这么赤裸的站在伯益的面前,伯益看着那小岛已经被分裂成数十个小道,一时间愣住了。 “这就是阴阳雷龙啸,哈哈哈,如今你的阳极元炁不过被我稍微激发就有如此威力,日后阴阳合一,你重回昆仑下宫,这天下世世代代都将以你为尊。” 丹朱欣喜说着,而这个时候伯益却没有丝毫高兴,对着丹朱说:“这样对房邑侯有什么好处?”因为感觉到好意,伯益也对丹朱有几分尊敬了。 “没有,我只是想要看到一个千古唯有的真帝出现!!” 丹朱说到这里,突然高歌起来:“皇皇上帝,俾予字民。宅彼陶唐,光于万方。万方亿宁,如天之运,如日之升。” 伯益听到这歌,有一些疑惑,这一首歌他倒是知道,是称赞帝尧的,丹朱这个时候突然唱这么一首歌,让伯益实在无法明白。 在伯益纳闷的时候,伯益胯下的雷狼电燕发生了变化。这雷狼电燕突然发出了红光,伯益自然是离开。 在红光消散之后,一个女子身上笼罩红色衣服当烟雾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到这个女子,丹朱一愣,不过很快就笑起来,对着女子说:“女娃,没有想到你这原来是你的兽身。” 女娃听到这话,冷漠地说:“丹朱,这件事本宫本来想要找你父亲,但是如今看来,只能找龙君了。” “女娃,当初你强修水火,最后身死沦为鬼修,管龙君何干?你想要填平东海,这东海万千生灵何罪之有。” “说的好听,本宫和龙君的恩怨,非是你等局外人所知道的,无非是你父欺负本宫无人而已,他不止将本宫兽身给毁去,还将本宫封入天枢剑,让本宫成为剑灵,丹朱,你若是在多嘴,本宫就要找你了。” 女娃说到这里,手上出现了一堆土,看到这土,丹朱冷哼一声说:“罢了,罢了,你和龙君的恩怨,自然有重华来管,不过如今你趁机解开天枢剑的封印,让天枢剑失去了剑灵,你该当如何?” “丹朱,你为何对这小子如此上心,这天枢剑的剑灵不是有现成的,这头孽畜封印进去不久可以了。” 女娃无所谓地说着,这时候丹朱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女娃说:“这一头孽畜自然不能就这么封印,女娃,你另外想办法吧。” 丹朱说完,对着青龙招招手,这一只青龙不断缩小,然后化作了蚯蚓大小,挂在丹朱的耳朵上面,丹朱没有在多说什么,就这么飘然而去。 女娃看到了敖轻云,冷漠地说:“你速速去告诉龙君,就说本宫已经解开封印,要一报当日之仇。” 敖轻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时候伯益开口说:“精卫前辈,你的恩怨小子也有所闻,小子斗胆,还请前辈能够放弃往日恩怨。” “放弃,本宫夫妻二人都身死东海,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女娃说到这里,对着伯益说:“伯益,这些年,若非本宫指点,你岂能活到今日,如今本宫也不指望你这傻小子帮本宫,本宫只希望,你能够两不相帮。” 伯益准备上前说什么的时候,一只青鸟飞了过来,这只青鸟对着女娃叽叽喳喳说了什么,女娃听了之后,眉头一皱,然后跟着青鸟一起离开了。 看到女娃离开,敖轻云走到了伯益身边,对着伯益说:“伯益,这一次真的多亏你了,若非是你,这东海又要起风波了。” 伯益摇摇头,告诉敖轻云,女娃这一次离开不代表就这么放弃了,如今敖轻云应该和自己一起去帝山,让帝舜出面,这样才能化解矛盾。 伯益说完,到了启的身边,看着启这受伤的样子,对着启说:“阿牛,抱歉,让你受伤了。” 启勉强说是自己无能,拖累了伯益,这一次到这里,没有帮助伯益什么忙。 伯益说如今自己要去帝山,但是看启这个情况,不太方便去帝山。 这时候卿云仙子说:“伯益,你就先去吧,我会送这位小兄弟前去附近的城池疗伤。” 伯益看着启,启点点头。 在伯益离开的时候,镇龙谷的人也在这里疗伤起来。 卿云仙子也留在这里,等到第三天,大部分人伤势好了之后,卿云仙子才带着启离开这里。 卿云仙子带着启到了罔城,这里都令叫做房,见卿云仙子吩咐要照顾的,自然是妥善安排。 见启安置好,卿云仙子就离开了这里,至于启就留在这里继续疗伤。 如今已经将要入夏,气候也温暖起来了,启也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 一个丫鬟端着一样冰镇梅子汤到了这里,递给启,启闻到了香味,告诉丫鬟说:“有劳姑娘了,不过我只需要一碗水就可以。” 丫鬟有一些犹豫,这时候都令房走了过来,见到启说:“驸马也太客气了,这水喝着有什么意思。若是公主殿下见到,岂不是要责怪属下。” 启听到这话,询问房说:“如今夏伯治水到了什么地方了?” “听闻正在治理伊水,不过似乎遇到了一些困难。”房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所:“伊水出现了一个怪物,名叫化蛇,十分难对付。” 启没有再说什么,他等到蕙芷公主到了之后,在谈这件事。启和房继续聊起其他的来,启发现房这人没有什么本事,就连修为也才大人位,不过是凭借父辈的蒙荫而当上了这个都令。 几天之后,蕙芷公主就来了,看到启,准备拥抱启的时候,启先制止了蕙芷公主,他对着蕙芷公主说:“殿下,你来了。” 蕙芷公主见启不情愿的样子,只能坐在一旁,担心地看着启说:“妾身听人说了镇龙谷的事情,心中担忧,如今夫君好些了吗?” 启感谢蕙芷公主担心,告诉蕙芷公主自己没有什么大碍,如今静养的差不多了,准备前去和夏伯汇合了。 蕙芷公主说夏伯那边没有多大的事情,无非就是那化蛇。 启也询问化蛇的情况,若是寻常的畏兽,夏伯身边那么多高手,怎么会对付不了。 “这不是普通畏兽,而是兽身。” 启知道兽身是什么,有一些人修炼出了岔子,经脉尽断,最后为了保命,只能以秘法,将自己身体和畏兽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所以畏兽一般是猛兽,就算天生禀赋,但是面对有修士,也只有被屠杀的份。 启想了想,询问蕙芷公主,是否询问灵儿,这个兽身是不是五族遗民,蕙芷公主点点头,靠近了启,启也凑过头去。 而蕙芷公主并没有说话,只是在启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启鼻子闻到一股清香,耳朵一阵痒痒的。 启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蕙芷公主这时候开口说:“这位可是一位伯爵,是混沌最得意的弟子,伯益前些日子和他交手过,结果是不分胜负。” “伯益如今就算对上五王,也不落下风,怎么会连这这个化蛇都对付不了?” “这化蛇擅长变化,当时诸位将领都在,结果还是被他给溜了。” 蕙芷公主介绍起来,这化蛇有几种变化,他在陆地可以化作豺狼奔跑,若是人追的紧迫,那就化作蛇,钻入草丛之中,让人无法寻觅。不但如此,他也可以变化成飞鸟,消失在鸟群之中。 启听蕙芷公主介绍完毕,对着蕙芷公主说:“原来是这样,我算是明白了,不知道夏伯他们是否有了对策?” 蕙芷公主摇摇头,告诉启说,夏伯他们这段时间想了不少办法,都没有什么用,他们的每次行动都无功而返。 蕙芷公主觉得其中一定有人泄密,但绝不是夏伯,也不是灵儿。 “如今夏伯的营中高手如云,自然少不了一些敌人的耳目,这件事,我看能否办成。” 蕙芷公主对着启说:“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办成的,夫君,你还是问下夏伯的意见吧。” 启说是,这时候房来求见,蕙芷公主自然往旁边坐下去。 房对着蕙芷公主行礼,看到房的时候,蕙芷公主有一些吃惊,但是没有说什么。 启察觉到了蕙芷公主对房有一些不满,他自然没有说什么,等到房告辞离开之后,启才询问蕙芷公主关于房的事情。 蕙芷公主告诉启,房这个人是他哥哥的亲信,本来是在国都当官的,但是因为过于贪婪,最后只能被派到这里来了。 启说房和他们没有什么交集,他们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前去寻找夏伯。 蕙芷公主说若是可以的话,自己倒是想要教训一下房。启说房对自己很好,蕙芷公主就算和房往日有什么恩怨,还请蕙芷公主放下。 听到这话,蕙芷公主有些无奈地说:“好的,既然夫君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就这样吧。” 当天晚上,房准备了接风宴,在宴会上,房倒是知道启的脾气,给启安排了一桌素的,当然在宴会开始之前,房告诉了启,因为启受了伤,所以不吃肉类。 整个宴会启自然是主角了,大家都在恭维启,启自然是谦虚的回应着,启看到了很多人眼中的疑惑,毕竟启虽然不算丑,但是怎么都和蕙芷公主不搭。 对于这个困惑,启自己也不明白,不过他也不需要明白。他看到那些羡慕的目光,丝毫没有得意的感觉,只感觉到 在这一群宴客之中,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人也看到了启,双方都没有说话。 宴会结束之后,启和蕙芷公主离开这里,到了后院之后,蕙芷公主先回到了房间,启一个人站在外面。 不出启所预料,那人也到来了,这人见到启,神情复杂,想要说什么,几次开口又停下了,她双手抓着自己的下裳,说不出的紧张。 “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启用如同春风一样的笑容询问这个昔日的朋友,周洁听到启这么说,告诉启说:“还好,有个巫师的老公,几个儿女,一切都还好。” 虽然嘴里说着好,但是周洁脸上明显有着失落,启笑着说:“周洁你还是厉害,我看你已经到了至人位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进入真人位了。” “修为早就耽误了,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去了,你还在大人位。” “我没有修炼天赋,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是呀,你没有修炼天赋,但如今你已经炙手可热了,就算都令都要奉承你,若是大家早知道会有今日,会有今日……” 周洁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抱怨,又有几分不满,启还是笑着说:“我不过是运气好,恰好能为夏伯效力而已,等到夏伯治水成功之后,我自然就要和大多数人一样,回到城中,养家糊口了。” “启,你已经是驸马了,无论如何,你都离我们太远了。” 周洁有一些不服气,她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人,这个人还是如往日的憨厚,和往日一样平凡,除了人从少年进入了青年,没有什么区别。 她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人比起自己的丈夫更有前途,更受人尊敬。 不过她也明白,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如今这样打量启也是一种不敬,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她开口说:“启,对不起,当初是我年少不懂事,说话没有分寸?” “周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道歉,当时是我的错,说起来,应该是我年少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我这些年一直想着,我若是你,肯定会说更加难听。而你的话,已经很客气了。” “启,我今天看到你的时候,真的很害怕,害怕你会……”周洁脸上出现了慌乱的神情,她想到了很多事情,她觉得启会因为往日的恩怨破坏了自己的家庭。 “周洁,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又何必责怪他人,人总是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懂事。” “启,真的抱歉!” 周洁语气中的害怕顿时减少了不少,启笑着说:“好了,大家都是老同学了,日后若是我生病,可能还需要你来帮忙看病。” 周洁也勉强笑着说:“启,你若是要找巫,多厉害的巫师都可以找到,我这点本事就不用献丑了。” “那些巫师可不会为我来看病,周洁,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这平民终究是平民,很多身份不会改变的。” 周洁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冷哼,周洁于是说自己不打扰了,启也没有多挽留,只是告诉周洁,自己要去夏伯那里,等到洪水平定之后,在找周洁叙旧。 周洁点点头,双方告辞之后,启回到了房间,蕙芷公主看着启,摇头说:“我不明白,你明明恨着她,却非要在这里装什么大度?” 启摇摇头,告诉蕙芷公主说:“我不恨她们,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我错了。如果连错误都无法承认,只是一味责怪他人,不是我做人的准则。” “夫君,我有些时候不明白,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这样的你,会让她喜欢上你吧。” 启沉默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蕙芷公主伸出自己的手,准备握住启手的时候,启无声的拒绝了, “夫君,你生气了?” “没有,殿下,小的绝不是那种得势就在女人面前耍威风的人,小的知道我如今的地位,都是来自夏伯和殿下,所以小的一直很尊重你们。” 启说到这里,对着蕙芷公主说:“殿下,明天就要出发了,你也是早点休息吧。” 蕙芷公主不在说什么,启独自到了一旁睡觉了,看着启这个样子,蕙芷公主叹气一声,对着启说:“夫君,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过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外人带来的,但是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 “能够受到人尊重自然是极好的,殿下,你不用多想了,小的其实没有那么多心思。” 蕙芷公主不在多言,吹灭了蜡烛。 第二天,两人告辞了,房自然是没有阻拦,送了启一些干粮,并且嘱咐启以后若是有空,一定要记得来这里看看自己,到时候自己也会好生招待启。 启点点头,然后放出了双双,和蕙芷公主到了伊水,进入到夏伯的营帐之中,夏伯见到启,十分高兴,询问启是否已经痊愈了。 启说多亏卿云仙子,在卿云仙子的帮助下,自己生龙活虎,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 夏伯笑着说:“这就好,启,你知道化蛇的事情了吧。” “已经听殿下说过了,小的愚钝,不知道夏伯你有什么好的法子。” “这厮极为狡猾,经常骚扰这些开凿河流的民工,如今本伯已经将诸人派去监督了,不过这样始终治标不治本。” 夏伯说到这里,对着启说:“这附近有一个青要山,是寿星国圣女武罗仙子的修行之地,我本来想要伯益去请圣女出山,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只能作罢,如今你到了,倒是可以走上一趟。” 启点头答应了,询问夏伯,自己需要注意一些什么。夏伯想了想,在启的耳边说:“武罗仙子素来爱洁,这青要山,非是童子之身,不得上。” 启一愣,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告诉夏伯,这一点自己倒是没有问题。 夏伯告诉启,到时候可以顺便告诉武罗仙子,女娃已经得到了息壤。 启说自己记下来了,夏伯说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好注意的,当然若是武罗仙子不愿意下山的话,启也不用强求。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红袖阁文学 » 【年轻的母亲4】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4)